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山间失乐园

两天前,现在我应该是在学校上课的,不过……今天不是。什麽?你问我在哪?谁知道,应该是台湾某山区吧!

没错~~被你发现了!我翘家了!原因是我家那只老母鸡一天到晚在我耳边碎碎念:『努力读书啊,现在玩没有用啊……』、『囝仔郎跨电视西爱吃小喔,嘎拎母关掉,去读书……』

别怀疑~~上面那一句的确是出自一位伟大的母亲嘴巴。

正想着以前那只老母鸡对我的所作所为,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唉~~叹口气认命吧。我一边把背包卸下来,一边想着有什麽东西能吃。翻着背包找了半天,除了剩下一包泡面外其他都吃完了。

什麽?你说泡面好?废话~~我当然知道好。不过你要知道,泡面是需要泡的,在这种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哪来的水给我泡面!

原本以为会走到大马路之类的,没想到竟然路越走越小,小到现在只剩下一个似路非路的小径能走。

哼!都怪自己太笨了,刚刚应该跟登山社的拿多点东西的。唉~~算了!再生气也会肚子饿的。

我四处打量着看看有没有类似嫩树根的东西,嘿嘿~~树皮没看到,却看到了一只山鼠。想起以前在阿骂家吃山鼠肉的滋味,嗯~~真是肉鲜皮嫩。

心里在想念着以前的味道,动作可没慢了半秒,一手就往草丛边按了下去,不过这只山鼠似乎不像我家那些肥老鼠好抓,跑得挺快的。

『别跑!你已经是我的了。』

莫说抓老鼠容易,抓只蟋蟀都还不一定抓得到的。像这只山鼠很显然阅人无数,竟然好几次都差那麽一步竟给它逃去。不过它越跑嘛,老子就越生气,老子越生气就一定要吃它啊!好机会,看我纵身一扑……不过这扑可是乐极生悲的,山鼠没扑到,倒是跌下了山旁的小坡。

『此命休矣!』

虽然我害怕得要死,不过恐惧可没持续太久,这个不是因为我勇气过人,是因为……

因为——我昏了。

……

不知道昏了多久,不过我很庆幸自己还活着。突然感觉到背後暖暖的,似乎有什麽东西靠着,待我转身一看,我咧!不看还好,看了真是……真是……让我有生理反应。

旁边是一个年纪与我相仿、长头发大眼睛的女孩,嗯~~待我细瞧,这女孩长得还真可爱,皮肤白里透红,透明得连血丝都看得到,像羊脂玉一般似的。睫毛长长的,真是……赞!

你要知道~~我也是个男人耶……虽然才17岁,不过也算吧!男人都是会有兽心滴……(叔叔是练滴的,小朋友别学嘿!)真是,那宝贝硬得隐隐作痛。

那女孩似乎发现我醒了,坐起来说:『你醒了,你迷路了吗?』『呃~~算是吧!』我回答。

『什麽叫「算是吧」,你连有没有迷路都不知道吗?』心里想着要怎麽掰个藉口,翘家可不能让她知道!

不过这女孩似乎不怎麽关心自己问的问题,侧着头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啊?』

看着她侧头可爱的样子,又是一阵难熬的肿胀感。

我回答:『台中。』

女孩皱了皱眉:『台中?没听过。』

挖咧!没想到有人地理比我还烂。

『不知道就算了,也没关系。』我说。

她哼了一声,表示答覆。

『你叫什麽名字啊?』她又问。

这女孩还真开放,我又不认识她,竟然跟我聊起来了,大概是从小在山区长大的原因吧!

『我叫陈逸风。』我胡诌了个名字。『对了,刚刚你……干吗抱着我?』女孩又皱了皱眉,似乎对我问的问题有些意见,不过她还是回答了:『不抱着你,你会冻死啊!』

我咧!还真好心……我现在嘴破喉咙痛,用你舌头帮忙一下呗!

『如果你迷路了,就跟我来吧,我带你来我家。』

想着现在人生地不熟,看着女孩似乎不是什麽想诱拐我的坏人,也就跟她去了。

走了一会小径,前头竟然没路了。正在紧张是否是一个陷阱时,只见女孩将身旁的树叶撩开,竟是一个足让两三人进入的小洞!

『这该不会是你家吧?』我细声问着。女孩没回答,只是往前走。

洞里虽然不亮,不过却有着外面透进来的丝丝光线,倒也诗情画意。

走了差不多几十分钟,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一片青山绿水,不过却多了几间座落在山脚的小屋子。

我随着女孩进了屋子,『姥姥,我带客人回来了!』女孩大叫。

随着女孩的叫声平息,有个宏亮的声音回覆:『就来了。什麽客人啊?』往女孩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腰虽半驼、却仍然健步如飞,年纪在六、七十上下的一位老人。女孩搬了张椅子让姥姥坐下,又搬了张椅子让我坐下,自己则站在姥姥身後。

我察觉到姥姥自从见到我後,就一直看着我,望了望姥姥明澈的目光,知道她在监定我。或许用『监定』这个词很奇怪,不过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辞措来使用。姥姥的目光依然紧盯着我,那是种能看穿一切而又带着一点风霜的眼神。

显然姥姥想看穿我的心思,但不知道这个臭老太婆为何对我有兴趣?所以我装着男孩应该有的羞涩模样。

『你……是男孩吧?』姥姥问。

『是的。』呃……什麽屁话嘛!难道我看起来像女的?我边回答边想。不过又看到了姥姥睿智的目光,『还是小心点好。』我在心里默默念着。

姥姥又问:『什麽名字?』

『陈逸风。』我回答她我胡诌的名字。

『嗯,小馨,带风哥进去休息吧。』

那女孩原来叫小馨,这麽菜市场的名字实在跟她的美貌搭不上。

小馨领我进了屋子,问我:『你要先洗澡麽?瞧你脏的!』我回答:『我没有替换衣物,算了吧!』

『用我姐的吧,她身材跟你差不多。』小馨作了明智的决定。

『呃……我是男的耶,穿你姐的太……』

『男的?那是什麽东西?』

我咧!这女孩耍白吃啊?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解释:『男的就是……就跟你刚刚叫我风哥的「哥」那个字的意思。』

小馨很显然的不知道我在说什麽:『那不是你的名字吗?』算了,我服了她了:『好吧!那~~我先洗澡吧!』她带我到了间「浴室」前,虽然我根本不认为那是浴室。为什麽呢?

第一、没门,

第二、连个水龙头都没有,

第三、没马桶,

第四、没肥皂,

总之,浴室该有的东西都没有。

小馨把我推了进去:『快洗吧!我等等拿衣服给你,还得烧水呢!』说完就离开去帮我拿衣物了。

我发呆似的看着我面前的东西,要怎麽说呢?首先,前面是一个类似水管的东西从墙壁延伸出来,就像我们的水龙头一样,不过它似乎无法控制水量,水不断地从那管内流到了一个石制大桶子内。那桶子真的很大,差不多有两个人那麽高,应该要好几人合抱才抱得起来;那大石桶上方和底部都凿了一个洞,让水流出来到一个较小的石浴缸内。

我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从底部流出来的水都是热的,而上方所流出来的水是冷的,流到石浴缸以後冷热混合自然就成了温水。不过这下方的水为什麽是热的呢?我摸了摸石桶的下方,妈呀!差点没给烫死。想到小馨刚刚说要去烧水,我想应该是下面有火炉之类的东西吧!

虽然弄懂了这个『浴室』的构造,不过我还是不敢洗,倒不是因为这里给我的陌生感,而是……这『浴室』没门啊!我还没试过在没门的浴室里洗过澡呐!

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过了几秒後,小馨出现在我身後。她似乎对我现在还没开始洗澡很不谅解;『怎麽还没开始洗?』

『呃……能不能把门关起来?』

『门?大门就有门啦,不会有人跑进来的。』

『不过……会被人看到耶!』

『看到?看到有什麽关系?』

我沈默了几秒钟,想想应该要怎麽跟她说,不过突然间小馨恍然大悟的说:

『喔~~你怕一个人自己洗澡?』

挖操!我干吗怕,谁在家里不是自己洗澡?

『呵~~长那麽大了还那麽孩子气。』小馨用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要不是现在人生地不熟,成套的脏话就出口了。

『我跟你一起洗吧!』说完,小馨把我的衣物放下也走进了浴室。

『嗄?』我差点认为我的耳朵有问题。

『我跟你一起洗澡吧,反正我也要洗了。』小馨又重复了一次。

我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不会吧?还好我是年轻人,如果是我们家那两个老番癫听到这种事,一定会心脏病发作。

我呆呆的看着小馨把头发给束了起来,她转过头来看我说:『快啊!你还怕啊?』

我吞了吞口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耶~~我可还没有跟一个女孩共浴的经验,而且还是跟张从容完全不同的典型。

看着小馨把外衣褪下,又一柱擎天了。『没办法,不能怪我,是她自己叫我跟她洗的。』我自言自语着。

我也脱下了衣服,这时小馨已经把衣物都脱光了,看到她那副洁白的身躯和那……简直可以说是极品的小屁屁,是最好看的心型,虽俏而无赘肉。

又脱下了裤子,正在迟疑要不要把内裤也给脱了的时候,发现小馨似乎一直在注视我的下体。她似乎发现了我看着,连忙害羞的将脸转开。

算了,豁出去了!我将内裤也脱了,让那已经一柱擎天的阳具直接跟小馨面对面。

小馨看到了我的下体,脸上泛上了红晕说:『难怪姥姥说你不一样。』『嗄?』我不解的问。

『我终於知道男孩子是什麽意思了。』

不会吧,难道刚刚她是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在给我增笑。

『洗吧!』小馨说。我看着她背对着我舀水,喔~~她那胯下的桃花园吸引着我,真想过去插她个两把,虽然我没有经验,不过我相信我能胜任的。

她突然转了过来:『怎麽了?还不洗,等一下水会凉掉喔!』这时我眼光注视的地方依然没有改变,不过前後位置调换罢了。小馨阴户上的毛还未长齐,只有稀疏几根野草覆盖着。她看到我注视着她的身体,既没有躲避也没有什麽特别的反应,这时我真的是完全相信她刚刚不是在增笑了。

她舀了一盆水当头冲下去,拔了浴室边边的草搓揉了几下,立时出现了白色的泡沫,她就拿了白色的泡沫在身上涂涂抹抹。我学着她的样子也舀了一盆水,冲了冲身体,也拔了几根草搓揉着,一样也出现了白色的泡沫,我就将它当作肥皂来擦。

突然感到背後有人在帮我搓揉,我转过头去,看到小馨在帮我抹背。

小馨大概是看到我眼神有异,问:『怎麽了,帮你擦背不好麽?你自己应该洗不到吧!』

『没有,没什麽……』我回过头去,不想让她发现我的窘困。

『你别高兴,等等你也要帮我洗。』小馨笑着说。

『嗄?』

『我也洗不到自己的背啊,你当然要帮我洗。』

『嗯。』我应诺着。

就在我正享受着如天仙般感受的时候,小馨停止了动作,拿着小凳子坐到我前面说:『换你了。』

『喔……』我懊恼的说。不过看到她那白皙的背脊,一切愁云惨雾皆化为清风了。

我拔了几株草帮她刷背,嗯~~真滑啊!眼角余光瞥到了她还未发育完全的胸部,跟屁股一样,虽然不大,不过却很挺,而且脂肪和血管相当丰厚。这是我第一次那麽近看女孩的胸部,真的是很透明,连血管都看得到。

刷着刷着,手下意识的往下滑去。离禁地越近,我的心就跳得越快……终於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初次感受到女孩子臀部的魅力,看到那摄人的纯白色和享受到柔软的触感。

这时小馨突然讲话,吓了我一跳:『你……那个地方能借我摸一下吗?』不会吧?我在心里暗暗念着,她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啊?

我故做镇定的问:『哪里?』

『你身体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小馨羞着脸说。

『我不知道你说哪里,你自己来吧!』我骗说。

小馨转过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果然,她手停留的地方真的是我的阳具,她轻轻摸着我的阳具,我忍不住发出了一股呻吟声。小馨头看着我紧张的问:『会痛吗?』

开玩笑,爽都来不及了,哪来的痛……我连忙回答:『不会。』听到了我这样说,她放下了心,继续抚弄着我的阳具,『啊~~』我又忍不住叫出了一声。

眼角余光看到她那粉红色的阴户闪着波光,没想到长那麽清纯的小女孩会这麽淫,这麽小就会流淫水!

她似乎想要仔细观察我的大可恶,她的头越来越靠近我的阳具。喔~~天啊!

已经肿胀到痛了。她好像是因为太『专心』在研究我的可恶,嘴唇不小心沾到了我的阳具,『嘶~~』我又呻吟了一声。

她似乎发现了我语气中的兴奋,於是把我的整只阳具吃到了嘴里,『啊……啊……』虽然我已经尽量忍住,不过还是……

她将我的阳具吐出来又吃进去,吐出来又吃进去……又不断地用她的舌头翻搅我的阴茎,再加上她含糊的呻吟声,在多管其下的威力下,我终於忍不住了。

兴奋感越来越甚,看到了小馨看着我的眼神再偷看了一眼她的小穴,发现淫水已多得潺潺流出了。『啊~~』我终於忍不住,精门一开就射在小馨的嘴里。

看着小馨嘴角流出来的精液,刚软下来的阳具又有一份兴奋感。

小馨似乎不觉得我的精液脏,迳自全数吞下。哇!还真有胆量,她大概不知道哪是什麽吧?

小馨吐出阳具,对我说:『果然跟姥姥说的一样。』『什麽?』我皱了皱眉问她。

小馨又红了脸:『我去帮你拿衣服时,顺道问了姥姥,「男孩子」是什麽意思?姥姥沈默了一下,好像在想怎麽回答我比较好,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正经的问题。之後姥姥就说:「像风哥那样的人就是男孩子,他们天生就比我们女人强壮,而且他们的身体也跟我们不一样,当男人与女人的身体能完全融合时,就有了诞生生命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在男孩子与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我沈默了一下,走出浴室穿上衣服,其实这套衣服也不难看,看起来像是自己编织的。

小馨紧张的走过来问:『风哥……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很复杂。』我给她一个微笑说。

小馨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我,这时她的眼神跟她一开始见到我的眼神很明显的不一样,就像……有一点爱意和崇拜的眼神吧!

『小馨,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把脸装得很庄重的告诉她。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会的,我不会把风哥赐给我力量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的。』小馨说。

原来是因为姥姥把我说得太神圣了喔!哈哈~~『拥有诞生生命的力量』。

算了,也不用那麽快说破,反正这种感觉也满好的……随後小馨也把衣物穿上,领我到了一间一样没门的小房间前,对我说:『风哥,你睡这吧,这是我妹的房间。』

我本来想问这样会不会不方便,毕竟这是女孩的房间,不过想想她们根本就没什麽男女观念,也就算了。

『嗯,谢谢,不过你妹睡哪呢?』我问。

『跟你一起睡啊!』小馨回答。

脑袋又是一阵晕眩~~不好吧,孤男寡女耶~~

小馨见我不说话,又说:『我本来想您一起睡的,不过我妹房间最大。』我咧!还用您。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回答『你有这个心就好了』?

我望了望房内没人,又问:『嗯,谢谢,你妹什麽时候回来?』『不知道耶!出去玩怎麽会有一定的时间呢?』小馨笑说。

『你妹几岁?』我又问。

『比我小一岁,刚满17。』小馨回答。

『你只有一个妹妹?』我问。

『还有一个姊姊,大我一岁。』

『嗯~~谢谢,你也去休息吧!』

『好,我房间在隔壁,有事情能叫我。』小馨说。

说完小馨就离开了。我独自走到房内,打量着房间的四周,房间很单纯,就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挂了个煤油灯。

『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用煤油灯的。』我想着,独自坐到了床沿边,没什麽睡意,倒不是因为想家,也不是因为认床睡不着,而是这房间内少女的气息让我很不习惯。

坐在床沿边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走廊上响起了阵阵脚步声,想想应该是妹妹回来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说:『你就是那个客人啊?』『嗯。』我边回答,边打量着小女孩。

跟小馨长得蛮像的。(废话,姊妹嘛!)不过身材比小馨矮了一点,脸蛋也娇小了一些,看起来更是可爱。

留着俏丽的长短发,刘海中分,身材也比姊姊匀称些,姊姊看起来太瘦了。

小女孩自我介绍:『叫我雅郁就行了。』

想想她们姊妹的名子最後一个字都跟香气有关系,不知道大姊会叫啥?

『嗯~~你好,我叫……』

『我知道,风哥。』小女孩叫着。

我本来想自我介绍的,不过却被小女孩给抢着说走了。

小女孩似乎觉得能抢在我介绍之前说走我的名子很得意,我也配合着她故做惊奇,『你怎麽知道?』我满脸惊奇的问。

『嘿嘿~~姊姊告诉我的。』雅郁回答。

『喔~~不用叫我风哥,叫我逸风或是阿风都行的。』我苦笑说。

『我姊姊叫你风哥,我就叫你风哥。』小女孩坚持说。

『随便你吧!』我说。

她丢了套跟我身上衣服差不多不过单薄些的衣服给我,『换上吧,睡衣不知道会不会太小件就是了。』雅郁说。

我将上衣先脱了,正要套上睡衣时,突然想起来,待会要换裤子怎麽办啊?

不过仔细想想,换睡衣又不用脱内裤,我怕啥啊?就把上衣套了上去,再迅捷地换上了裤子。

我换好衣服後,雅郁正刚好找到了自己的睡衣,显然刚刚她给我穿的是大姐的睡衣。想到雅郁要在我面前换衣服,阳具又硬了起来。

只见雅郁完全没有顾虑到我的存在,把外衣脱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的背脊。雅郁转过身来拿睡衣准备套上,让我看到她那刚发育的胸部。

『真奇怪,没穿内衣胸部还那麽挺。』我自言自语着。

虽然不大,也没像她姊姊那样丰厚的脂肪,不过却依然让我的小弟硬得很厉害。

接下来看到她也将裤子脱下,不出我所料,果然没穿内裤。她阴户的毛才刚开始长,阴唇嫩的跟水密桃一样,我手忍不住放到了阳具那搓揉了几下。不过换裤子的动作能持续多久,等雅郁穿上了裤子,小弟自然也就软了下来了。

『上床吧!』雅郁爬上了床说。

突然间听到,还会误会她的意思呐!『嗯。』我回答。

我也上了床睡到她旁边,不跟她面对面。不过雅郁像要激发我的兽心似的,从後面把我抱住。

『怎麽了?』我问。

『什麽怎麽了?』雅郁反问我。

『你怎麽抱我?』

『不抱着你,你会冻死啊!』雅郁理直气壮的说(以前好像谁也说过)。

被她这麽一说,的确是蛮冷的,现在本来就是冬天,这里又是山区,虽然棉被厚厚的压在身上,还是有寒意透了进来,被雅郁一抱果然温暖许多。

雅郁见我没再说什麽,又将我抱着紧了些。我壮着胆转过身与雅郁面对面将她搂在怀里,这麽近看着雅郁那细致白皙的可爱脸庞,让我有些反应;闻着雅郁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让我又热了起来,很显然这和我们学校的三八英文老师身上所擦的廉价香水的刺鼻臭味不同。

看着雅郁渐渐熟睡的脸庞,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将手慢慢地移往雅郁的阴部去,因为雅郁本来就没穿内裤,所以我完全能感觉到雅郁阴户的柔软和形状。我隔着裤子对雅郁的阴户慢慢摩擦,『嗯~~啊~~』雅郁小小声的呻吟着。

听到雅郁那销魂且不失童稚的叫声,让我鸡巴硬得发痛。

我慢慢地加强摩擦的速度和力道,随着我的力道加强,雅郁淫叫的频率和叫声都越来越高:『啊啊~~嗯~~嗯啊……』

慢慢的我感觉雅郁的睡裤已经被淫液弄湿了,阴户也热了许多,我看到雅郁那可爱的脸庞已经红得像颗苹果似的。

我想:时机到了!~~我身体慢慢往雅郁下方移去,慢慢的脱下了雅郁的睡裤,雅郁白皙的躯体慢慢浮现在我眼前,大腿——再来就是那可爱的阴户。雅郁还是处女,所以她的阴户是粉红色的,像颗水密桃似的,洞中还有液体在闪闪发着光。

我把嘴巴凑上去用力地吸了吸,『啊~~啊~~』雅郁的躯体因为舒服,不停地抽动着,还未完全发育的胸部也因为躯体的抖动而跟着跳动。

我小心地把舌头深到阴道里去嚐嚐肉壁的感觉,而尽量不碰到处女膜,『啊啊~~啊~~好舒服啊~~风哥……』雅郁叫着,原来她早就醒了我对她的阴户不断的又吸又用舌头在里面搅动,让雅郁叫得更销魂了。因为太舒服,但是又不能有太大的动作,雅郁不断地把屁股高。

『嗯嗯嗯~~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好舒服啊~~啊~~』我感受到雅郁阴道内的肉壁已经开始在抽搐,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啊啊啊~~嗯~~怎麽……那麽~~嗯啊啊啊~~舒……服~~』雅郁大叫。

随着我的攻势越来越快,雅郁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着。终於随着的雅郁淫叫声,阴道内肉壁的强力挤送,流出了一滩淫液。

『换你让风哥舒服了。』我轻声在她耳边说。我将雅郁的脚张开,又看到了她那迷人的嫩阴户,我用手引导着慢慢插入了雅郁的小穴。

『啊~~好痛!』雅郁咬着下唇说。

『等会就不痛了。』我看着她咬着下唇的可爱模样,还真有点心疼。

我把流出来的血擦掉後,就开始抽插,『啊啊~~风哥,轻点,好痛的……啊~~』

我不理她,依然继续插着她。

『啊啊~~好痛,好痛~~』雅郁已经咬到下唇都流血了。虽然我很不忍,不过还是继续插着她,只要把她紧紧的小穴插松点就行了。

『啊啊~~我不要了,好痛!』雅郁流下了一滴泪珠,大叫道。

我渐渐放慢了速度,我知道再强求只会导致严重的後果。没想到我放慢速度後,雅郁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啊~~啊~~嗯啊~~』雅郁轻声呻吟道。

我知道现在雅郁的小穴松了点了,对我们男人来讲,小穴太紧也会不好抽插的,於是我慢慢加快了速度。

『喔喔~~啊~~好棒~~我要~~我要~~风哥……』雅郁脸上浮起了既满足又淫荡的笑容。

我开始用力抽插她的小穴,便插边玩弄她已经直立的乳头。

『啊~~啊~~那种感觉~~啊啊啊~~又要来……了……』随着雅郁高潮带来的抽搐,也让我的阴茎打开了精门,我连忙把阴茎抽了出来——可不能让人家怀孕。

我把精液射到了雅郁的脸上,乳白的精液再映上雅郁那白细稚气的脸孔,真是——可爱!

『风哥,好棒!真的好棒……』雅郁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着。

我又躺了下来,把她搂入怀中,我们的下体紧紧地贴着。虽然因为刚完事,小弟弟还是软的,不过这样完全贴紧在阴户上,仍给雅郁相当程度的刺激,我们就这样下半身裸着睡到了天亮……

隔天早上起来,发现雅郁不在旁边,想想雅郁应该先出去了,於是我也把自己的衣物穿上,照着昨天的记忆想走到大厅,还好我记性不错,不然在这大到像迷宫的屋子里可是很容易迷路的。

绕了几圈之後,终於走到了昨天小馨引我进来的大厅。

看到小馨、雅郁、姥姥及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围着一张大饭桌吃饭,那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应该就是雅郁她们的大姊了吧?

大姐的脸蛋不像她们妹妹那般的玲珑可爱,是个道地的瓜子儿脸,所以看起来比较成熟,跟小馨一样留着长发。大姊虽然看起来成熟,不过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流露着几分稚气,身材玲珑有致,身高比我矮一点。

雅郁先看到我,招呼着我说:『还以为你不醒了呢!来吃饭吧!』我慢慢吞吞的走向饭桌,原因是想到昨天我跟雅郁做那档子事,雅郁叫那麽大声,不知道有没有被姥姥听到?如果有的话,我就死定了我,姥姥可不像雅郁那麽天真。不过姥姥似乎没有发现,反而对待我的态度及眼神都不像昨天刚见面时那麽的锐利。

我坐到雅郁和小馨的中间,这时小馨已经帮我备好碗筷了。我呆呆的看着空饭碗,没有什麽欲望想吃。

小馨看我不动碗筷,转头问我说:『怎麽?不会要别人帮你盛饭吧?』『没~~只是在想想事情罢了。』说着,我拿起了眼前的碗筷盛了一些粥在碗内,再用筷子夹了一些空心菜,就扒了起来。

因为心里在想着下一步要怎麽做,所以一转眼就把粥给扒光了,想想这有可能是我在这的最後一餐,得吃饱点才行,不然等一下继续走山路,一定过不了一两个小时又饿了。

直到肚子慢慢有了充实的感觉,也不知道吃了几碗饭後的事了。正准备起身告辞,大姊突然像下定了决心般的站了起来,对我红着脸说:『您好!您可以叫我馝儿。』

见大姊突然起身,我连忙也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回了礼:『呃……好好好。』我才刚要告辞,大姊却突然自我介绍,害我下一步都不知道怎麽做了。

沈默了几秒钟,气氛非常之尴尬,不过我仍然硬着头皮说:『来这里也过了一夜了,谢谢你们在我有困难的时候适时地伸出援手,还招待我在这里过夜、洗澡。不过我也不好意思在贵府叨扰了,所以……我先告辞了。』以我这种个性打这种官腔是会要我的命的,还贵府呐!~~妈呀!

不过姥姥听到我这样说,皱了皱眉:『你不是小馨带回来的客人麽?既然是客人,就放心的住下来吧!反正我们家里大,人又少。』说完望了望我。

姥姥看我没有反应,又说:『在这附近也只有两、三户像我们这样的靠山吃饭的农家而已,如果没有急事,留下来陪陪我们也好,我们没有接触外人也几十年了!』

我看了看身旁的小馨和雅郁,虽然她们不敢在姥姥说话时插嘴,不过我从她们的眼神是迫切希望我留下来的,我想想这次离开了这里,会不会饿死在路边都说不定呢!在这里有饭吃、有水喝、有人能谈心,最重要的是──有妞能泡,干吗不待在这里呐?

於是我也就回了姥姥:『好的,既然你老人家会寂寞,我「凑巧」又没什麽事,就在这里在麻烦你们几天吧!』

姥姥听到我这样说,高兴得笑呵呵的,小馨和雅郁也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这时我才把目光转移到大姐的身上,馝儿看到我在看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把脸转开。小馨看看我,又看看馝儿,似乎不知道为什麽馝儿会有这个举动。

不过她的疑惑没持续太久,小馨为了冲刷刚刚的尴尬场面说:『姥姥,今天早晨空气好,我们带风哥出去逛逛适应一下环境好吗?』『你啊~~就想着玩,去吧~~但是中午前要回来吃饭。』姥姥笑着说。

小馨看到姥姥应许了,边拉着我跑出门边说:『姊姊,妹妹老地方见喔!』说实在的,以一个女生来讲,能跑得像小馨那般快的应该也没几个,虽然说我不是跑得很快,不过也还不至於被一个女孩拖着跑吧!不过……我现在竟然要用全力才跟得上小馨的脚步。

跑了几分钟後,因为是用跑百米的速度往前奔,这时候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过碍於是「男人」的面子,还是咬着牙向前冲。

终於~~小馨带着我在一条小河前停了下来。

『在这里泡泡脚,等妹妹、姊姊来吧!』小馨喘着气说。因为刚刚跑步的剧烈运动,小馨的脸红得就像是秋天的苹果。看着她喘气和脸红的模样,竟然让我也看痴了。

小馨也不管我有没有听到,一屁股坐到河边,把小脚浸到河水中。过了几秒钟,我也回了神,坐到小馨旁,把脚上的鞋和袜子也都脱掉,把脚浸到河中。

刚刚跑步跑的满身大汗,把脚浸到沁凉的河水中真是说不出的舒适。再看看小河,清澈见底,又因为太阳的反射显的波光闪闪,盒中还有些许鱼虾呢!

『等一下我们去哪里?』我转头对小馨说。

『玩啊~~』小馨依然望着河水说。

对着这家人的天真对话我已经有所领悟,所以又耐着性子的问:『去哪里玩呢?』

『玩就玩,还要分什麽地方?哪里都能玩啊!』小馨转过头一脸疑惑。

『呃……算了,反正我也不太熟悉这里的路,就由你们当向导吧!』『向导?那是什麽?』小馨问。

『那是……呃……反正就是带人玩乐的人啦!』我回答。

这时小馨忽然低下头去,红着脸看着自己的手指。

『怎麽了?』我问。

『没啊!』小馨说。

『那怎麽突然不说话了?』我追问。

『只是突然想到……想到风哥也是我的向导。』小馨说。

『嗄?我什麽时候……带你玩过了?』我疑惑的问。

『那天……在浴室我就很高兴啊,风哥就是我的向导。』小馨害羞的说。

『喔,那样你很高兴啊!』我自言自语的说。想想她们根本没有男女观念,为什麽想到我跟她……会害羞呐?

『风哥你不公平!』小馨转过来嘟着嘴说。

『嗯?哪里不公平了?』看到小馨嘟嘴的样子,真想给她亲下去。

『你昨天……昨天晚上……晚上……在妹妹的房间……』小馨似乎不好意思说。

挖勒!被发现了。忘记叫雅郁别跟别人说,完了,她跟姊姊说就代表……姥姥也……

『雅郁跟你说的?』我紧张的问。

『嗯……风哥……你……能不能也……对我那样……』小馨的脸更红了。

『那……她还有没有对别人说?』我又问。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啦!』小馨似乎对我的鸡同鸭讲很不谅解。

废话~~当然好啊,哪有人能拒绝这种事?

『嗯~~等有机会吧!』虽然我哈得要死,不过还是拘谨的说。

『怎麽可以等有机会?你要答应人家啦!』小馨急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看到小馨掉泪,我赶忙说:『好好好,我答应就是了。』小馨这才破涕为笑:『谢谢风哥,风哥放心吧!雅郁除了告诉我以外没跟其他人讲。』

我才松了口气,又泡了一会水,馝儿和雅郁也都来了。雅郁手里还提着一只竹篮,里面装了些水啊点心之类的。

『走吧!』雅郁说,说着把我给拉了起来。

『去哪?』我问。小馨也不回答,自顾自的往前走,我见她不回答,也不再问,就随着她们三姊妹走。

只见她们沿着小河走了好一会儿,就到了小河的发原处,原来是一濂从石壁上留下来的小瀑布。见她们三姊妹往那一小瀑布走,走到了小瀑布前。小瀑布流水虽然不是很激烈,不过像下的冲击力仍然激起阵阵的水雾,水雾朝人面扑来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风哥小心,水底生苔,很滑的。』小馨转头对我说。说完钻入了那小瀑布内,雅馝、雅郁也随着跃入。

看到这等景象我一怔,不过随即知道这小瀑布後定然是别洞天,於是也钻近那小瀑布内。不出我所料,进去後是个极大的石洞,虽然现在是冬天,不过没想到这洞穴内却如此寒冷,大概只有十几度吧!害我打了个哆嗦。

『哇!真大!』看到这小瀑布後竟然有着如此大的洞穴,我忍不住赞叹。

『嗯,往前走还更大。』小馨和雅郁同时回答我说,我也跟着往前走,边走边欣赏着这石洞内的风光。

这石洞顶上有个极大的开口,刚好能使阳光从上面照下来,这阳光不只照亮了阴暗的洞穴,也让阴寒的洞穴多了点暖意;或许因为地势低,容易集水,洞穴内的地上都是一滩一滩的积水。

这时转了个弯,通过一处狭小的岩壁,我终於了解到小馨的「更大」是什麽意思,我万万想不到转了个弯竟有如此大个分别,刚刚的岩洞已经是十分大了,现在这个岩洞却又是方才岩洞的数十倍,当下望了望四周,想想应该比我们教室的总占地还大个几倍吧!

小馨她们显然对这奇景已见怪不怪,仍是往前直走,越走地势越低,待得再走个几十分钟,光线已十分黯淡,不过等我的眼睛在微弱的光线适应好後,我发现前面竟然有个洞透出些许阳光。再往前直走,那洞越来越大,到得那洞前方十公尺处,我已知那就是洞的出口。

那洞口前也有着水流流下,想来又是一处瀑布。雅郁率先钻了出去,等她们三姊妹都出了洞,我才依依不舍的出了这石洞。只见在我眼前的是一处小湖,四周长着相当高大的植物,湖水泛着树木投射的绿光,要说她像个世外桃源,倒不如说像个秘密基地。

她们钻进了一处树丛,我也跟着进入,登时闻到相当浓厚的硫磺气味。这温泉四周很有着刻意围住但不失自然的花丛,温泉上围绕着淡淡的雾气,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只是一丛长在湖边的草丛,绝不会猜到是在湖面围起的温泉。

在我还在细细打量这温泉时,小馨回头说:『风哥,现在冬天泡温泉很舒服的。』一边讲还一边褪下外衣。喔!不,一定要克制,这次三个人耶!

待我回过神来,雅郁她们三姊妹已经脱得一丝不剩准备走入温泉了。靠!老天爷真是不公平,现在竟然有三个活的美术品站站在我面前,我真是为全人类女性感到不值,现在我开始保佑其他女性不要看到她们,不然有十之八九大概活不下去。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风哥,下来啊!』雅郁叫着我,这时我才发现雅郁的下体有点肿,呜~~真是让我感到愧疚,我是畜生啊,明明知道人家还没开苞还狂插,要知道喔,我昨天插她的力道可是……可是……呃,想不出形容词,对了……就像要拿橡皮擦想要「擦」掉原子笔的字迹那麽大力喔!

再细看她们三人的肌肤,呃……用上我所有会的形容词吧:细致白皙,白里透红。不只白里透红,根本就跟白玉一样透明!

而且可能是因为山上没有空气污染,脸上没有一颗痘痘,而且皮肤细致到连毛细孔都看不到。妈的!根本不是我们班上那些满脸橘皮组织的女生能比的。

边欣赏她们完美的体态和肌肤,我也脱下了衣服和裤子,虽然我干过雅郁,也有跟小馨洗澡过,不过在脱内裤时我还是有一点迟疑。不过兽心总是战胜羞耻心的~~终究还是脱了下来。

唔~~好冷!我赶快进了水。一脚踩进水里不是我想像中的松软沙子,而是类似石板的物体,看这石板面积显然是非常之大,令人感到质疑的是:四个小女生怎麽搬得动那麽大的石板?水的温度适中,不太冷也不太热,刚好够能驱散身上的寒意。

水温大约是在39~~43度之间,这「自制」温泉哪里都是完美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水太浅了,差不多只到我膝盖在上面一点而已。不过随即恍然大悟,温泉是要坐着泡的嘛~~哪里有人站着泡的?

不过正待我跨出一步准备坐下时,忽然觉得脚下一虚,挖勒~~不过马上就又踩到了地面,这次果然是细小松软的河砂。

那时我的姿势实在是很滑稽(一脚在石板上一脚踏在河砂上。就是一高一低啦),所以雅郁、小馨、馝儿都笑了出来,不过在我回头过去後,她们都忍住了笑,大概是怕我尴尬吧!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水浅,而是要让我们坐在石板上。

嗯嗯~~果然不错,坐到石板上後,温泉水正好到脖子的下方,不过我相信这不是天然形成的伟大神蹟,所以我等雅郁坐到我身旁来时问:『这温泉是你们自己围的吗?』

『是啊,我跟姊姊们一起围的。』雅郁得意地回答。

『挖勒~~花了多久时间啊?』我又问。

『两个月。』雅郁说。

掯~~这三个小妮子还真有毅力,竟然花了两个月搭出这个温泉。不过看了看这温泉的构造,我也不禁佩服她们三姊妹。

我们坐的石板比湖畔稍低一点,刚好使水量得到控制,而石板下又是一个低漥地区,使我们能沿着石板坐着而不至於盘腿而坐;在我的左手边当然就是湖畔所以我能看得清楚她们在石墙底部开了一个洞,又在那洞的上方十几公分处又开了一个洞,看来大概是要让滚烫的温泉水和冰冷的湖水对流才不至於烫着吧!总之,这种高深的自然现象对我这个理化考个位数的人来说是不会懂的。

不过我四处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温泉的源头在哪里,於是跳下了石板在哪低漥区走走瞧瞧,我走了大约两三公尺,突然听到雅郁一声惊呼,又听到原本在和小馨聊天的馝儿大叫:『风哥,别……』

不过我还没听到馝儿说完,我就感觉到一股相当热的水流从地面上冒出来直冲我的脚底,我本能的往後跳了一步,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脚底有一种炽热的剧痛感。

『啊~~』我因为烫伤的痛楚而叫了出来,馝儿和小馨连忙一人一边的把我扶到了石板处让我坐下。

小馨站在我面前问:『风哥,有没有怎样?』

因为我是坐在石板上而小馨则是站在低漥处,使我们的高度刚好相等,面对面看到小馨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着几分愧疚和关心之意,我连忙说:『没事,没事,不用担心。』

小馨自责的说:『都是我,没有跟你讲说那边不能去。』『没关系,那是我自己走到那边的。』我安慰她说。

不过我的安慰好像没什麽用处,小馨听我这样讲,反而哽咽的说:『呜~~对不起啦,呜~~』

馝儿和雅郁听到小馨哭,也流下了眼泪,霎时间三人哭成一团。我也不知道该做什麽,只好尴尬的坐在旁边。

就在我不知道怎麽办时,我突然灵光一闪,刚好可以再趁这个时候……随即摇了摇头,有这种想法连我自己都觉得不耻。

不过我说过的,兽心总是战胜羞耻心的~~我看了看自己的脚板,只不过是长了几颗水泡罢了,没啥了不起。我对她们三人说:『呃……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

『好好好,当然好。』她们三姊妹几乎是同时说好的,显然她们不想错过这个能够弥补罪恶的佳机。

不过我马上装出一副很忧愁的样子说:『还是算了吧!』雅郁听我这样说,急忙道:『风哥,你要我们做什麽都行。』看到她们三个眼神里由衷发出的情感,我不禁有点动容,想想她们见到我也才几天,尤其是馝儿(大概才几小时吧),竟然对我会有这等情感,唉~~不禁暗暗愧疚。

不过心里是在愧疚啦,口里还是说:『那请小馨再做一次上次我们在浴室做的事吧!』

雅郁和馝儿把视线转到了小馨身上,意思像是说:『快啊!快啊!』我站了起来,小馨红了红脸,爬上了石板,跪在我面前,看了看我。被她的眼伸一勾,更让我觉得心神荡漾。

一开始小馨还有点害羞,只敢伸出舌头舔我的龟头,眼角余光撇向馝儿和雅郁,见她们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也过来舔我的龟头。

这个时候我才能细看馝儿的阴部,阴毛颜色不深但是很浓密,不过只有在阴道的上方长,没有长到阴道口,每根都细细的,被温泉水一淋更是柔软,真是─美!

『嘶~~喔~~』我呻吟了一声。别怪我挂不住男性面子,因为你没有被三个貌美天仙的女孩同时吹的经验。

小馨她们倒也食髓之味,进一步的把我的龟头含到嘴巴里,用舌头搅弄个我的阴茎。当一个人把我的阴茎含住时,另外两个人就会很有默契的一个舔我的阴茎根部、一个舔我的睾丸,就这样一直循环。

最後我被她们弄得受不了,就叫其她两人停止,低声向小馨说:『能不能转过来,屁股对我?』

小馨的脸更红了,点了点头,转身把她的美臀对向我,这时候馝儿还舔着我的阴茎。小馨虽然把屁屁对向我,不过依然把脚夹得很紧,虽然她们没有男女观念,不过这大概是每个人生理上都有的反应吧!

『脚张开点好吗?』我对小馨说。

小馨回头看了看我,又是那摄魂的眼神,把脚张得开一点。我把阴茎抽离馝儿的嘴巴,走向小馨,然後蹲下把我的嘴巴凑上小馨的阴户。

『嗯~~啊~~』小馨淫叫着。

我嘴巴埋在小馨阴户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这是对你刚刚的处罚,不准反抗。』说着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用舌头舔着肉壁。

『嗯~~啊啊……是……是~~嗯……风……哥……』小馨说。

我只感觉小馨的小穴里不断地一直分泌淫水,我都把她吸进嘴里,『嗯~~啊啊啊……』小馨因为快感不断地扭动着身体。

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小馨的阴户,小馨喘着气,意犹未尽的看着我。

『嘿嘿~~还没结束呢!』我做做样子,用两手把她的小穴掰开,没想到小馨的阴道口那麽小,比她妹妹还小,真的是名符其实的嫩屄。

我慢慢地把阴茎放了进去,『嗯……啊~~啊,风……』小馨不断地叫着。

我的阴茎才进去不到三分之一,就感觉到了一层障碍,在跟雅郁温存过後,我当然知道那个是处女膜,就停了一下,用手抚摸小馨那尚未完全发育的乳头,柔声对她说:『等一下会很痛喔,要忍耐喔!』

『啊~~是……请风哥尽量~~嗯……处罚。』因为被我摸着乳头而产生的快感使小馨喘气说。

听她这样说,我快速地把阴茎全部插入,处女膜破裂所流出的血痕快在温泉中消失。

『啊──』小馨尖声叫着。大概是因为小馨的阴道口小,所以阴道也格外刺激吧!

我开始慢慢地抽插着,一开始小馨像是非常痛似的一直抖动着身体,过了一会後,她那柔软但坚翘的屁屁开始会随着我阴茎摆动让我更舒服,而且她小穴也是紧紧的包住我的阴茎,真是──爽!

『嗯~~啊~~好棒……风……嗯……哥……』小馨又开始淫叫。

听她这样说,我又加快了速度,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大力,小馨的淫叫声也一次比一次大声。就这样插了她几十下後,我放慢了速度。

『嗯~~嗯~~啊啊……』随着我的速度减慢,小馨的淫叫声也慢慢转为柔和,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阴茎把小馨的阴道口撑得多大。

我愧疚的问她:『会不会很痛?』

小馨一边喘着气,一边回答:『不会,不会……很……』小馨讲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舒服?』我替她接下去,小馨点了点头。

我又把阴茎抽了出来,小馨依依不舍的看着我大可恶。

『把屁股高些。』我说,小馨依言把本来就很翘的屁屁翘得更高了。

我把小馨的穴掰开,里面还闪着水波,我把手指伸了进去来回抽插,还听到『扑滋、扑滋』的水声。我把她的小穴又掰得更开,将手指在她的阴道里左三圈右三圈的转动。

『嗯~~啊啊~~』小馨叫得很销魂。

我一边用手指转着她的阴核,一边用另一根手指插她的小穴。因为我转她阴核的手指是食指,比较灵敏;而插她小穴的手指是中指,比较笨拙,刚刚好是刚柔并济,不然太过份刺激女性阴道,反而会变得很糟糕。

就这样,在我不断的旋转和抽插下,我感觉到她阴道内壁不断地蠕动,『嗯嗯啊~~啊啊啊~~好~~舒……服啊~~』随着小馨的身体不断的抽动,我的手指不断被她的阴道吸进去,这时已经不是我用手指在插她了,是她不断地用屁股在摩擦我的手指。

随着她愈见高亢的叫声和更大动作的身体扭动,还有阴道肉壁的蠕动,随之而来的是温热的液体溢满她的阴道,还从阴道口流了出来,沿着大腿成为温泉水的一部份。

嘿嘿~~解决掉一个了!接下来……我转向雅郁,看她用一副很……很羡慕的表情看着小馨,还边轻轻抚摸着昨天被我插到通红的的阴部,里面还一闪一闪的闪着波光,看来里面一定淫水泛滥了,啧啧~~快要忍不住了!不过想到昨天我对她那麽粗暴,她应该是蛮痛的吧!

我转移目标似的看了看大姐,喔喔~~馝儿一样是一副按捺不住的样子边抚摸自己的阴部,好吧~~就决定是你了!

不过要怎麽开始呢?(我总不能就叫她『过来跟我来一炮』吧……)馝儿看到我转头看她,欲言又止的吞了吞口水,接着指了指自己:『换我了吗?』

我点了点头:『呃……对……换你了。』

接着馝儿以一副上台领奖的表情走到我前面,我望着全身赤裸的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才好。

馝儿的手要遮不遮的挡在阴部前面反而更惹得我注意,我伸手抚摸着她那柔软的阴毛,然後顺势往下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口,然後又说了一次今天我对两个女孩说过的话:

『等一下会很痛喔,要忍耐喔!』

馝儿看似勇敢的点了点头,因为她的小穴本来就很湿,所以我就一鼓作气的把整根食指插到她的阴道里,当我感觉那层薄薄的、却又是某些男人一辈子都无法突破的障碍破掉时,馝儿也随着一阵颤抖。

我一样在今天用同样柔和的语气对第二个即将被我荼毒的女孩说:

『痛吗?没关系,待会就不会了。』

馝儿咬着下嘴唇,对我点点头说:『没关系……为了要弥补风哥嘛……』去~~这声赚死了,痛个几秒小水泡,换到爽了半天操翻人,这辈子没听过着麽划算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表示「嘉许」,并一边慢慢的将我手指在馝儿的嫩穴里上下移动着。在我一开使抽动的时候馝儿还是一样皱着眉头,还不时夹紧大腿,不过过了一会大概慢慢感觉到快感,终於愁眉舒展。我看时机成熟,就叫她转过身来,弯腰高屁股,就把我的阴茎慢慢的插了进去。

『嗯……嗯~~』随着我的慢慢进入,馝儿也慢慢的呻吟着。

我双手托住她的屁股,腰部开始慢慢前後移动。馝儿的穴当然也跟小馨和雅郁一样,又紧又会吸,再加上我的手触碰着她那洁白无瑕的小屁屁,真是赏心悦目到极点!

『嗯……嗯~~嗯……风……哥……』馝儿在我的抽插下又嗲嗲的叫着我的名子。

『怎样?你要说什麽?』虽然是在问她问题,不过抽插可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一点速度和力道。

『啊啊啊~~我……我想叫风哥~~嗯……再大力一点……』馝儿边呻吟边说。

哼~~那有什麽问题!就把力道再加大,快速地插着她的小穴。

『嗯嗯嗯~~啊~~好舒服啊~~嗯……』

我又加快了速度,这时已经将所有的力量都放在腰部上!

就在猛力地抽插了将近十几下後,我突然有射精的感觉,於是马上停止了抽插,随着我的动作停止,馝儿的叫声也慢慢地转向为喘息,眼睛半睁的回头看着我,好像在问我为什麽停止一样。

我把怒勃的阴茎抽出馝儿的小穴时,因为我故意抽得很慢,馝儿又『哼哼哎哎』的呻吟了几声。

馝儿一边意犹未尽地将手放再小穴上慢慢地抚摸,一边问:『风哥……结束了吗?』

『还没呢~~换个姿势。』我对故作神秘的笑着说。

馝儿如释重负兴奋的对我说:『好啊!风哥要我怎麽做。』我叫她躺到水较浅的那块大石上,并把她的双脚分开压到她的胸前,叫她自己托好,这时因为腰弯的幅度相当大,馝儿的小穴已经对着天了!我由上往下的插入我的阴茎,因为是垂直进入,所以我的大可恶能完全插进馝儿的小嫩穴里。

我又开始猛力地抽插,而且因为这次是由上往下,所以力道更是大了点。

『嗯嗯~~啊啊~~嗯~~好……棒啊!』愈见高亢得呻吟,我知道馝儿要高潮了,力量加得更大。

『啊啊啊!~~不行了~~好舒服~~嗯嗯……』

『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随着馝儿高潮引起阴道内壁的蠕动,刺激得使我在没预料的状态下射在馝儿的小穴里。

在过了几秒中刚爆发完的无力感以及无意识的状态後,我突然想到事态严重了,立即从馝儿的身上移开,如果让她怀孕了,那怎麽办啊啊啊?!

『馝……馝儿,快……你快点用水把你的……呃……尿尿的地方洗乾净。』馝儿看到我一副紧张巴拉的脸,也不由得着急了起来,也没问为什麽,就听话的起身用温泉水洗着小穴。

『那个……里面也要洗,洗乾净些。』我强调说。

馝儿一开始只是用水细心地清洗着洞口,听我一说,赶紧把食指伸入洞中清洗,不过过了几妙後突然停下来,转头问我:『风哥是不是要我把你……』馝儿停了一下:『把你「尿」出来那些白白的东西洗掉?』我忙不叠的猛点头:『嗯,要洗到连一点点都不剩。』馝儿突然停止了动作,准备要起身,说:『人家以为是什麽大事咧……放心啦,馝儿不会觉得脏。』

靠!你以为的没错啊,这正是一个「性命」攸关的大事啊!虽然我看到书就想吐,不过我宁愿当个好学生也不愿当个好爸爸……事後在我绝对坚持下,馝儿终於洗乾净了她那可爱的小穴,甚至在我要求完美下,我亲自用手指检查了馝儿的小穴,结果又激起了馝儿的「性」致,当然无可避免的又大战了一场。不过唯一的小小缺憾是因为我跟馝儿打了两炮,害得雅郁和小馨不平衡,尤其是雅郁,急得连眼泪都飙出来……不过那时候因为我实在太累了,纵使有三名可爱的美少女极尽挑逗之能事,还是──无效果。不过当然在隔天又被雅郁和小馨两人拖去「赏赐」了一番。後来又东窗事发被馝儿知道,又跟我「预定」了时间。

唉~~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货

 

上一篇:淩辱女友思思 下一篇:学生妹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