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和邻家阿姨的激情性事】

【我和邻家阿姨的激情性事】

小时候总认爲妓女是低贱的,是龌蹉的,是妖艳破坏人家庭的坏女人,是公厕任人骑的,可是邻居家的阿姨让我改变了对妓女的看法。大概是我六岁的时候,我家从一个村子搬到了另外一个离学校较近的村子,这样方便我上学。大家都知道小的时候是人生最快乐的时候什麽都不用考虑,什麽都不用约束,简单一句话,就是玩。搬到新的村子第一件事当然是四处逛逛,看看村?的环境,实际上我家搬到的地方不能称之爲村,应该叫屯,北方的孩子应该知道。地方很小,所以孩子们很快和我熟悉了起来,其中邻居家的一对双儿,这是北方的说法,就是双胞胎的意思。初次见他们时我就很诧异,爲什麽双胞胎的长相这麽不相像,了解时间长了以後发现他们的脾气秉性也完全不同,怎麽说呢,就像两家的孩子。

当然故事也是从我搬到新家之後发生的,那时还小,十五六岁的年龄,还上初中,每天和邻居家的哥俩还有其他小孩儿一起玩藏猫猫,就是捉迷藏。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东北的天气虽然冬天很寒冷,但是夏天也不比北京上海凉快到哪去,只不过时间短罢了。

那天我们几个小朋友在玩捉迷藏,由于人数较多,呵呵,当年我也是孩子王,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听我的,我带着他们天天疯天天跑。言归正传,那天人数较多,所以就两个人一起找我们,1 、2 、3 、4 数字数起来我们疯狂的跑呀,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有藏猪圈的,有藏屋?的。那天也不知道怎麽了,我偏偏藏在了一个不该藏的地方,玉米地。小朋友们开始找了,他们没有注意到我的方向,我就静静地蹲在那?,闲来无事四处看看。这时听到邻居家阿姨李姨,就是一对双儿的母亲,说:「你们慢点跑,小心点。」感觉声音越来越近,李姨好像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了,原来是上厕所,李姨家厕所就在玉米地角上。我看到李姨向厕所走去,由于天气较热,李姨就穿了一个吊带,没带胸罩,两个肉球在衣服内一动一动的,很好看,而且两个乳头清晰可见,紫黑色的。下身就穿了一个大裤衩,松松垮垮的,没穿内裤,爲什麽我知道没穿内裤,东北每家房子的距离比较远,因爲地方开阔,盖房子随便盖只要你有钱,每家的地方都很大,所以自家院子很大,很少有人经过,而且中午还在睡午觉,邻居家哥俩说爸妈要睡午觉所以出来和我们玩来。经过这一系列的推理,推断她没穿内裤。哇,好复杂的推理,柯南看多了,当然这是我多年後推理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我看到了!

上初中时,我已经对男女之事有些了解了,所以我尾随着阿姨就过去了,想偷看一下。当时,还什麽也不懂,就是好奇,想看看女人和男人有什麽不同。厕所比较简陋,所以从某个角度看的很清楚。李姨脱下裤子,由于李姨的胸部较大,蹲下时,两个大乳房还一抖一抖的,很是好看,两个紫红的乳头在洁白吊带的覆盖下显得更加诱人,配上李姨那蹲下时脱裤子的扭动,我看呆了。接着一阵水声,我知道李姨完事了,李姨站起来,可是没有走,而是把手伸到了尿尿的地方在反复揉动。处于好奇心,我从更近的地方看看到底怎麽回事,可是李姨用手把下面盖住了,什麽也看不到,就能看到阿姨手缝中有几根阴毛露出来。那天我终于明白女人下面也有毛,看着李姨扭动着大屁股离开的身影,我感觉我的裤子有些湿了,一看很纳闷自己怎麽尿了。

「强哥,你出来吧,我们重来吧,找不到你了。」

听到喊声,我才知道我们还在游戏之中,看的太投入了。「哈哈,我在这呢。」後来听大人们说,李姨以前是在市?做小姐的,就是妓女,後来遇到我家邻居就不干从良了,两口子生活还算幸福,有两个孩子。据说在嫁给邻居家之前已经怀孕了,而且邻居也知道,只不过他家?不富裕,有个老婆就不错了,他也没有什麽别的要求。当时不清楚妓女是什麽,但是我感觉我挺喜欢这个邻家妓女的。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随着我们的嬉闹声渐渐过去,转眼间我已经中考结束了,考的还不错,考到了市重点高中,屯子?的人都很羡慕。而小我三届的邻家兄弟俩学习那叫一个差呀,所以邻家阿姨让我帮他俩补补课。我说行,爸妈当然也就没说什麽,我看他们眼神应该是不愿意,毕竟给前小姐家的孩子补课,总感觉不好。中考後的一个假期,我都在给他俩补习,不过补习一半时间,玩一半时间。

有的时候玩的太嗨了,就只能晚上给他们补课,所以有时会在李姨家?住。在她家?住是我梦寐以求的,好看看李姨的大奶子,喜欢那对奶子,他家炕挺大的,所以五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半夜时候有点尿急,被憋醒了,刚要起来,就听李姨轻声说:「别的,孩子可能还没睡呢。」

「没事的,小刚,小强。」他在叫哥俩的名字,没人回应,十二点多了,我们白天玩的累的早都睡下了。

「你看他们都睡了,来宝贝。」

就听见,李姨恩,恩的声音,声音很小,可是夜很静,听的挺清楚的。我偷偷眯着眼睛向李姨睡的方向看去,这一幕让我的心?年龄长大了好多。不说「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风雨声,处女变大嫂。」我就变大嫂了。我看到李姨夫在吸吮李姨那紫红的乳头,那乳头高高挺起,和那天白天看到了完全不同,胀大了好多。李姨恩恩声不停,李姨夫还用手抠弄这李姨的下面,两个人头喘着粗气,李姨的恩恩声甚是悦耳,我发现这恩恩声和李姨夫吸吮的频率是一样的,我喜欢这声音。看到这?我感觉下面越发硬了,本来就憋着尿呢,这时,就看到李姨夫掏出了他的肉棒,说道:「宝贝,舔舔。」我看到李姨顺从地低下头舔着李姨夫的肉棒,还有吃冰棍的吸吮声,李姨噘着爲李姨夫口交,屁股正好对着我这边,这回我才看到了庐山真面目,原来女人的下面是这样的,一条肉缝,肉缝上屁眼,李姨的肉缝微微张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很是好看,肉缝周围有几根稀疏的毛发。随着屁股的扭动,吸吮肉棒吱吱声的加快,李姨夫的喘息加重了。

「等会,宝贝,好了,再添受不了了,来让我狠狠的操你。」李姨侧躺下,李姨夫伸手抓住胸部,从後面抽插,轻声的啪啪很让我受不了,我本能地把手伸向了我的肉棒。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摸自己的肉棒怎麽这麽大,比李姨夫的肉棒完全是两个数量级,比李姨夫的肉棒粗长,我自己也没注意过,看到李姨夫的我才知道自己的还是很大的。随着李姨夫的抽动,李姨的啊啊啊声不绝于耳,大约过了五分锺,李姨夫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抓着李姨乳房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把李姨的乳房都捏变形了。只听一声「啊」,李姨夫射了。

「宝贝,不好意思,白天干活累了,你自己扣扣吧,我睡了。」过了一会一切都平静了,响起了李姨夫的鼾声,就听李姨哎的叹了口气测过身睡了,这时,我也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支着小帐篷就回来睡了,感觉李姨听到声音好像在看我的方向,她一定是看到了我的小帐篷。

「李姨,把你吵醒了。」

「啊,啊,没事,上厕所呀,睡吧。」我看李姨好像一直在看我的肉棒,我连忙遮住小帐篷躺下睡了。这一夜做了好多梦,有一个梦让我记忆深刻,我梦见我看到的李姨夫是我,我在李姨後面疯狂的抽插,李姨啊啊叫声特别好听,就感觉一个冷战,不知道怎麽了,第二天才发现,我的内裤湿了。李姨看到後也没责怪,说我帮你洗洗吧,你让小刚去你家拿一个,省的来回跑了,我羞红了脸点了点头。

假期过了一半,邻居哥俩的成绩也有了些起色,我们还是嘻嘻闹闹地玩耍着,学习着。夏天时地?草疯长的时候,每家都在凉快的时候割草,李姨夫在割草的时候把手割坏了,所以只能去镇?的卫生所包紮,医生说得打几天消炎药看看,天太晚了也就没有回来,只有李姨和我们三个小孩子在家。那天天气十分热,在我们都睡下後,李姨去院子?的简易洗澡棚?洗澡,洗澡棚就是四周用丝袋子围起来,上面买一个大睡袋,白天用阳光加热水,晚上洗澡。实际上我一直没睡,不知道怎麽回事就感觉睡不着,听到李姨在洗澡,我的肉棒就硬的不得了,想起那晚看到了,肉棒更加胀大了。不知怎麽的,我就想在看看李姨的大奶子,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洗澡棚外面,揭起了门口的丝袋子。

「谁呀!」阿姨很惊慌的样子,看到了是我,赶紧捂住了两颗大乳房和下面,那两颗大乳房哪是一只手能捂住的,我看的差点流出了口水。我的肉棒已经坚硬无比,龟头支出了内裤,我连忙用手拽着内裤,李姨看着肉棒,露出惊讶的表情。

李姨连忙恢复镇定说:「小贝,帮我搓搓背,把内裤脱了吧,要不弄湿了。」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恩」,我脱下内裤,弹出了肉棒,由于?李姨太近了,龟头一下打到乐李姨的软软的屁股上,很是舒服。我帮李姨擦着背,我发现没法帮李姨擦,因爲肉棒会顶到李姨,不过我顶到时发现李姨没什麽反应,我也就顶了上去。擦背的时候肉棒顶到了李姨屁股沟?,来回摩擦,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帮李姨擦背太舒服了。由于初试女人味,擦了一会,我就感觉龟头酥麻,一股浓精射在了李姨的屁股沟了,这时的李姨也是全身燥热,体温比水的温度还高。

在我射完後,我不好意思地说:「李姨,不好意思,我尿在你身上了。」「没事的,来,阿姨帮你洗洗。」说着李姨帮我擦拭起了身体。

「小贝,你的叽叽挺大呀,喜欢阿姨不。」

「喜欢,喜欢。我喜欢阿姨的大奶子。」太激动了,一下子说走了嘴。

「呵呵,你知道阿姨以前是小姐吧。」

「知道呀,我感觉小姐也没什麽,我喜欢阿姨,阿姨是好人,喜欢小姐。」「乱说」

说着阿姨帮我擦这身体,擦拭着每个地方,就像伺候他的儿子们一样,当阿姨擦到我的肛门时,弟弟硬了起来,我哪能受得了这手法,肉棒的大龟头一下弹到了李姨的脸上,李姨好像很欣喜的样子。说:「小贝,你喜欢阿姨不?」「喜欢,我想听阿姨恩恩的声音。」

「小贝,那今晚的事别和别人说,阿姨和你做游戏,阿姨给你恩恩,好不?」「好呀,好呀!」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

「来舔阿姨的奶子,吸吮乳头。」

我现在就是机器人,听从李姨的指令,说什麽做什麽,我舔弄着李姨的乳头,左吸吸右吸吸,吸的啪啪作响,而李姨也发出了恩恩的呻吟声。李姨把我的肉棒放在肉缝外摩擦,感觉李姨的肉缝中出水了,我说:「李姨,你尿尿了。」「傻孩子,女人高兴就尿尿。」

然後我感觉我的肉棒好像被什麽包裹着,好舒服,当顶到底的时候,李姨啊的一声,很陶醉的样子,我喜欢看李姨那个样子,感觉自己好有成就感,自己就是超人。

「小贝,抽动你的鸡鸡,用力的抽动。」

我也不知道怎麽弄,就大起大落地抽插着,听着阿姨恩恩像唱歌的声音时,我十分兴奋,肉棒有坚硬了几分。我也不知道什麽技术,就是凭蛮力抽插,一直的大力抽插,李姨的淫水流出了更多,啊啊声不绝于耳「啊,老公,快点,用力插。」

我当时也不清楚,只知道李姨说插我就插,我把住李姨的屁股使劲的插,啪啪声十分大,李姨的屁股都被我打红了,就听李姨「啊」的一声,骚穴内不住抖动。我不知道李姨来高潮了,还在用力的抽插,李姨没法阻挡我的抽插,在高潮时还是被我强力抽插,肉穴抖动时抽插的更有感觉,过了一会抖动停止了,李姨都有些站不住了,扶着周围的两个木桩。我还是继续抽插,抽插了大约十几分锺,终于感觉龟头酥麻了,阿姨的淫水都已经滴了一地,呻吟声也是有气无力的了,我最後插了几十下,精关一松,深深地射到了阿姨的子宫?,很是舒服。

「小贝,你太棒了,你插死阿姨了,阿姨的逼都被你插烂了。」「阿姨,我挺舒服的,以後我能不能在帮你擦背。」「小坏蛋,你的大鸡鸡已经让我欲仙欲死,我忘不了你,你别忘了阿姨就好。」「我哪能忘记阿姨,阿姨你的肉缝很舒服,很美。」「来,扶着阿姨回去,我都走不动了,被你干一下,得歇两天,还好你姨夫不在。」

这晚阿姨又给我讲了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我也是受益颇多,了解了做爱技巧和经验。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没事就会去李姨家和李姨开炮,当然每次阿姨都是满载而归。当然人总会长大,总要有一番自己的事业,我在大学毕业後留在了市工作,和阿姨见面的机会就很少很少了。不过後来听说,李姨和李姨夫离婚了,因爲李姨夫在外面打工和一个打工妹好了,所以离婚了,孩子一人一个,我和他们两个总有联系,关系还不错,他们在镇?做生意,生意还算红火,毕竟我的一些高中同学在镇上税务局的,在一些事情上帮了不少忙。所以每次哥俩来市?办事我都会招待他们,他们也会带些农産品什麽的,我也会问起他们的母亲,那个我曾经喜欢过的人。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回去看看她,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不过,机会还是有的,年前哥俩说来看看我,说如果有时间找我和我同学吃个饭,我本想推辞,可是哥俩盛情难却,正好过年了,回去串串亲戚,也就和他们一起回去了。他们都成家了,所以李姨还在老房子住,一个人挺孤单的。去的那晚吃完饭,喝的有点多,哥俩说让我到他们家去,我说不去了,去亲戚家,而我的心?早已有了打算,大家都懂了。放出我的大鸟,痛苦干一架。

我敲开了李姨家的门,李姨开门後看到我很惊讶,说道:「你怎麽来了?」「我不能来吗?」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很惊讶。」我看着李姨羞涩的表情,心?更加激动,弟弟更加坚硬,看着有些皱纹的脸,感叹岁月的沧桑呀,李姨算算今年也四十三岁了,也不小了,而我也快到了而立之年。不过李姨的脸还是那麽美,丰满的胸部也有些下垂,但更加有成熟女人的气质。

李姨撸了撸发髻,说道:「进来吧!」

「进哪?去呀,李姨?」说着,我抱起李姨走进了屋?,把李姨放在了炕上。

「你还是那麽坏,都有孩子的人了。」

「我再大,在你面前也是小孩子。」

「李姨,我想你了。」说着我吻上了李姨唇,这时的李姨已经全身酥软,靠在我的身上,我闻到了阿姨身上那成熟的气息了,好陶醉,感觉头昏眼花的,可能是我喝多了。

「李姨,我走的这些年想我了没?」

「能不想吗,你那个大东西插完了我,你姨夫的进去都没感觉,有时都会梦到你那粗长的家夥用力的插我,第二天内裤湿了,才发现是梦。」说到这?带着淡淡的悲哀。

「李姨,我会补偿你的,今晚,我就插死你好不好?」「好老公,你想怎麽干就怎麽干,干死我吧!」

说着我脱掉自己的外套只剩下内裤,李姨也配合的脱掉了衣服就剩一条内裤。

一场激战在所难免了。实际上在来之前我准备了一些小玩具,情趣内衣,跳蛋,灌肠液,扩肛器什麽的,毕竟我已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我,我现在也是床上一名勇猛的战士。

「李姨,我给你呆了些礼物。」说着我拿出准备好的玩具阿姨费解地看着我,说:「这是什麽呀,都是?」

「一会你就知道了,把这个穿上。」

这是我准备的一套情趣内衣,就是SM装,都是绳子做的那种,当然不把手绑住,我喜欢李姨抱住我干,像妈妈的怀抱。

「这个怎麽穿呀。」阿姨羞红了脸,最终还是穿上了,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胸部。

看到阿姨这身打扮,我早已一柱擎天了,我疯狂地吸吮着李姨的胸部,揉弄着李姨有些下垂的奶子,吸的啪啪作响,而这时的阿姨也没有了什麽矜持,尽情的呻吟着。

「啊,啊,老公好舒服,老公,啊,啊,啊」

我沿着李姨的腹部向下吻去,吻向了李姨的敏感地带,我开始爲李姨口交,李姨也配合地给我口交。李姨的鲍鱼周围的毛毛没有了,而且没有什麽异味,估计阿姨也事先做了准备。

「李姨,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回来,你的B 都洗干净了等我操呢,是不是?」李姨把嘴移开了肉棒,肉棒上还有李姨的唾液,「恩,就等你,老公,狠狠的插我,把我的嘴也插烂。」

我们互相舔弄着对方,我就喜欢阿姨的鲍鱼,可以说是甜而不腻呀,我用舌头从上向下舔着肉缝,慢慢地肉缝分开了,露出了?面的肉洞,还有那颗小黄豆,舔咬那颗小黄豆的过程中李姨也在爲我卖力地口交着,我还是不是用力挺一挺,插入李姨的喉咙,很是舒服。李姨口中含着我的肉棒呻吟声变成了低吼,我用力地舔弄着,不一会在视觉和触觉的冲击下,阿姨「啊」的一声脱开了肉棒,身体随着腹部的抖动抽搐着。每次李姨高潮时我会抚摸她的胸部作爲安慰,高潮时李姨的叫声就像是哀嚎,快乐的哀嚎。

「舒服不,李姨。」

「啊,舒服,太爽了,快来,插我,我受不了了。」「哈哈,我来了,看我不插爆你的小穴。」

「插吧,插死我这个骚货,插死你妈妈我,快插。」听到说她是我妈妈,我的肉棒更加坚挺,我深深刺入李姨的肉洞,一下一下地慢慢抽插,由于李姨的肉穴好久没人滋润,有点紧了,必须慢慢开辟。很快李姨的肉洞抽插起来顺畅多了,我开始,迅速地抽插,下下见底。

「啊,啊,老公你还是那麽棒,美死我了,插我。」我用力地抽插这,抚摸着李姨的两个肉球,不时拉拉她情趣内衣上的绳索,总感觉李姨的乳头上缺了两个铃铛。

「干死你,插死你个骚货。」我喘着粗气抽插着。

「儿子,插得好,用力插,插死你的骚货妈妈。」

听着这话我的弟弟又胀大了,我更加用力的抽插,估计李姨也感觉到了,啊啊声更加响亮了。

「用力,我开来了,快点,老公,我的好老公,好儿子,快点插死你的骚货妈妈,快点,啊,啊,受不了了,我要来了。」

李姨剧烈抖动着身体,紧紧夹着肉棒,一股淫水射到了龟头上,经过这股热量一冲,我差点射了,我迅速拔了出来,还得继续战斗可不能现在缴械投降。

在李姨抖动过後,我说:「李姨,我们玩点刺激的吧,好不好?」「好好,什麽都听你的。」

我拿出大针筒给阿姨灌肠,李姨开始还不太愿意,不过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最终还是成功灌完肠了,阿姨从外面厕所回来,我们开始了新的激情之旅。

「宝贝,把这个铃铛夹在你的乳头上。」

「这个会疼的吧。」

「不会的,很舒服的。」

阿姨夹上了铃铛,「哎呀,疼。」

「没事,宝贝,一会就好了。」

我舔着李姨的鲍鱼和肛门,鲍鱼上还有我弟弟的味道,混合着李姨的淫液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每次舔弄肛门,李姨都会收缩一下,像小菊花开放一样,很美。我从李姨嘴?抽出肉棒,插入了李姨的小穴,用力地抽插,李姨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知道李姨又要高潮了,很快随着抽插的加速,李姨的小穴距离地抖动,乳头上的铃铛也开始玲玲作响。

「老公,我不行了。」

「好的,阿姨,小穴不行,我们试试後面的肛门好不。」李姨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我慢慢插入李姨的肛门,当龟头进去时,李姨就开始喊:「疼,慢点,疼呀!」随着李姨的喊声和身体的颤抖,乳头上的铃铛响个不停。

「宝贝,没事,快舒服了,坚持一下。」

「恩,快点吧!」

「恩」我心想好不容易调教好了,怎麽能草草了事,我一下顶入了李姨的肛门,话说直肠就是紧呀。随着我的插入,李姨又大喊疼。

我慢慢抽插着,李姨也不喊疼了,慢慢开始呻吟起来,我知道李姨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李姨噘着大白屁股,我在後面插着她的肛门,乳头上的铃铛随着抽插响着,加上李姨的呻吟,多麽和谐的画面呀。

我在抽插李姨肛门的过程中,不时拉下绳索,像牵狗一样。李姨的肛门中已经被抽插出了白色的沫子,肉棒抽插的频率也渐渐加快,李姨的呻吟也两声并作一声。只觉腰眼一酸,我把精液摄入了李姨的肛门,李姨似乎也达到了高潮,阴道和肛门一起抖动,我们瘫软在了炕上。这一夜好累,好快乐,昏昏沈沈睡到了第二天十二点,醒来时,李姨已经做好了饭。

「起来了?」

阿姨端着菜过来,不过走路像个鸭子一样,合不拢腿。

「怎麽了,宝贝,走路像个小鸭子呢?」

「你说呢,都是你干的好事。」

「哈哈,还想不想干?」

李姨红着脸没有说话。吃饭的时候接到了李姨儿子的电话,说晚上一起吃饭,我惺惺地和李姨告别了,本来还想下午打一炮的,只能改晚上了。

後来又和李姨做了几次,很开心,不过随着年龄大了,就很少过去和李姨聚了,毕竟我们已不再年轻,有家庭,有事业,有孩子。不过我和邻家阿姨李姨的激情性事是我终生难忘的。

 

上一篇:慾——无限沈沦 下一篇:丈夫绿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