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馨美公司旅

馨美公司举办三天两夜的年度旅游,因为刚好公司大陆厂出了一点状况,所以派我过去处理,回台时间已经是馨美公司旅游的第二天,本来想一起去的,因为这样也就只好放不得不自己在家留守,幸好馨美公司除了老板跟少部份的业务之外大多是女性同事,再加上馨美去年底生下我们俩的爱情结晶之後也好一段时间没有出去旅游,所以更是鼓励她参加,而小宝贝就托岳母帮忙带两、三天,不过两位老人家倒也乐得照顾宝贝外孙,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的旅行却又再一次度过一个淫荡的假期。

馨美公司今年的年度旅游第一天是到高雄、第二天到恳丁,第一天的行程倒也还好,因为饭店是两人一间,公司就把新来半年多的小秘书美惠跟她安排在同一间房。

馨美旅游的第一天晚上,因为我人还在大陆,所以我们就用LINE联络,馨美还传了不少在梦时代广场及逛夜市的照片给我,而旁边不时也有美惠的合照,美惠是个大学刚毕业一年的小女生,後来才知道她是屏东人,来台北读书後就顺便在台北工作,长像平凡,皮肤不算白,个性蛮活泼的,再加上讲巴很甜,跟馨美又是同单位而且是直属下属,俩个人就变成了好姐妹。

第二天晚上因为我回到台湾到家之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想说馨美应该没那麽早休息,再加上恳丁那麽热闹,想必她一定也玩得很开心,所以就拨她的手机问问她现的开不开心。

「…喂,老婆,在干嘛?好玩吗?」

只听到馨美声音断断续续的回答:「喂…老公…你回家罗~~~嗯~~~等一下啦~~~」「老婆,你在干嘛?」我觉得有点奇怪的问馨美

「没有啊,啊就…在做脚底按摩啦~~~」

「齁~~~这麽好,怎嘛,逛街玩的很累,还脚底按摩,这麽好」「对啊,对啊~~~~喔~~~~老公,我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再聊吧」「嗯,好吧,拜~~~」想说反正美惠这个小跟班在馨美旁边,应该不会有什麽问题,没想到…隔天晚上馨美她们公司年度旅游结束回到台北时已经快八点了,接了心爱的老婆想说很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今晚就先不把小孩带回来,回到家馨美把行理稍做整理後就先去洗澡,我隔着浴室问她怎麽没有传恳丁的照片给我看呢?有没有需要我帮忙修图的啊?馨美回答我说「照片在手机?,昨晚因为有点累了,所以没传」,我从馨美的手机拿出SD卡,想把照片传到电脑?存档,以後好留做纪念用,…呵呵,还拍了不少,档案内容还蛮大的…

经过了大约一、二分钟後,档案总算传输完毕,当然得先进行浏览一下罗!几十张的照片,另外还有三段影片,前面的部份大多是第一天出发跟公司同事活动照片及景点照片,接下去看…嗯,奇怪,怎麽第二天白天的照片还有一些,可是晚上的照片就不多了,嗯~~~~,看看影片好了,第一段是第一天公司员工在梦时代广场?的餐厅聚餐的内容,内容不外乎就是老板说一些感谢各位员工的老套词,不看了;第二段…是…不知道是不小心压到录影键还是怎麽了,只录到天花板,另外还有听到一堆吵杂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第三段…萤幕中看到的是一位女主角正背对着镜头全身赤祼的被用着老汉推车的姿势做爱,前面的嘴巴还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嗯嗯的发出声来,看来这位女主角不知道自己正被偷拍,因为前面被回交的男人手还表着嘘的手势,表示不要说,而这位女主角…正是我老婆…馨美。

我很爱馨美,也知道她的性慾很强,当初蜜月旅行时被民宿老板父子调教之後,更启发了馨美对性这方面的需求,只不过自从生了小孩之後,馨美也就慢慢收敛,而我也不致是个死板的人,只是我要求必需坦白,而且要做好避孕跟安全防范(既然阻止不了,不如知道事情始末),所以等馨美洗完澡之後,我跟她就坐在床头,请她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而我也一再的保证不会生气,毕竟我们我知道我们是爱着对方的,原来事情的经过跟美惠有关,只是更想不到的是,跟蜜月时的民宿林阿伯也扯上关系了。

馨美公司旅游的第二天行程是到恳丁,恳丁也是今年的重头戏,所以早上在饭店用完早点之後,大约九点半全体员工就往恳丁出发,车上有的同仁在补眠(整晚玩牌没睡),有的人在谈天。

美惠凑馨美身旁说「美姐,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去我家」「去你家?你住恳丁喔?」

「不是啦,我住恒春啦,我叫我爸来载我们回我家吃饭,好不好?」「嗯~~~好啦」

坐在後面的阿粿也凑一脚的说「哇嘛卖」

美惠瞪了他一眼,笑笑的回答他「好啊,一顿一万」阿粿「差这麽多~~~」

三人笑了笑,这这麽一路说说笑笑到达目的地,

恳丁就是年轻人的盛地,整条街大部份的年轻人穿着清凉的便服,脚踩着凉鞋或是夹脚拖逛大街,馨美也不免的穿着热裤,上衣穿着小可爱外罩一件知T,馨美身材本来就不错了,再加上生过小孩後,上围更是加了一个罩杯,有E CUP这麽大,下午当然也就是逛街、海边玩水…,到了下午五点半,美惠拉住馨美说,已经请她爸爸过来载我们了,请我们先回饭店等,因为晚上没有集体活动行程,下一次集合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所以大家都是自由活动,晚餐也就是自理了,本来馨美想先回饭店冲个澡,谁知道刚回到饭店还没进到电梯,美惠的爸爸就已经到了,为了不让人家等,打过招呼之後就上了美惠家的车子。

美惠的爸爸身材不高,有点鲔尾肚,头发微秃,开着一辆厢型车「阿伯你好」

「喔,你好,你好,阮阿美常常在电话?提到你内,说你很照顾她啦,谢谢!喔~~你生咧盖水喔」美惠爸爸操着台湾国语回答着。

「呒啦,阿伯,小美自己也很努力(公司统称馨美叫大美、美惠叫小美)」原以为又得一路从恳丁开回恒春,结果才刚离开恳丁街上没多久,就转进一条比较没那麽热闹的街上来,这条街…好眼熟…。

「爸,这不是要去阿伯他家?」

「是啊,恁阿伯说他也很久没看到你啦,说今天就在他家吃饭,阮中午就到啊」「难怪哦,想说怎麽才刚打完电话没多久你就到了咧」只见车子停在一间不起见的民宿前面,馨美这时候时?先是一阵惊吓,心?想“不会吧!这麽巧”原来车子就停在当初蜜月时的那间民宿门口,迎面而来的除了美惠的妈妈之外,後面还跟着一位男的,跟美惠她爸长得有点像,只是头发比较多一点而已,而美惠的阿伯正是“林阿伯”

「来啊喔,来坐、来坐」林阿伯热情的招呼着我跟小美「阿伯你好」

「小美恁长官生着水喔,咦~~看起来面熟面熟的喔~~~~不栽搭看过~~~」馨美笑了笑,心想“还好,林阿伯忘记了,不然就很尴尬了”,不过同时馨美的底下也传来阵阵的松麻感。

原来馨美上次来渡蜜月时是长发,现在已经剪了短发,而且烫了发,另外离上次的时间也有四年了,所以林阿伯一时没能记得她。

「来、来、来,免客气,尽量呷,菜不够再去买」

「咦~~阿伯,阿兄咧?」

「恁阿兄去打麻雀了啦,今天可能不会回来了」

一顿饭吃到快八点才总算结束,期间难免喝上几杯,还好馨美的酒量不错,可是美惠可就不行了,跟林阿伯借了间房间休息去了,离席前还特别跟馨美说:「美姐,对不起,我去躺一下,晚一点要回饭店的时候再叫我」,林阿伯还回她「没关系啦,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不会明天再回去就好罗,我再开车送你们回去就好啦,你去睡一下」,接着当然就是我跟林阿伯还有美惠爸妈话家常罗,就在快九点的时候,美惠爸妈因为隔天还有事情,所以先离开准备回恒春,临走前还再次谢谢馨美的照顾,并请林阿伯待会帮忙照顾一下,并载她们俩回饭店,林阿伯还再三的保证说没问题,就在门口的时候,小林因为输完钱,正好回家,就在门口跟美惠爸妈打过招呼之後一进民宿看到阿美,竟直接就说「咦~~你不是那位新娘子~~阿~~~~阿美」,馨美想不承认也不行了。

「对啦,你是新娘子啦~~~~难怪我怎麽觉得你很面熟」林阿伯也想起来了「是啦,阿伯,好久不见」

「哦,刚刚怎麽不说咧,是说现在说也不迟,啊最近怎样?小孩几个了?」「生一个了,小孩一岁多」馨美心?开始回忆起当初蜜月时的荒唐时光。

「喔,好久不见了,来来来,我跟你乾一杯」小林马上倒一高梁酒递到馨美面前「不好啦,我今晚很太多了」

「嗯!安内着呒意思啊啦,咙呒嘎哇喝过,呒一杯着贺」其实林阿伯第一眼看到馨美时,也有点觉得应该是新娘子阿美,只是不能确定,小林一言道破之後,林阿伯接下来想的当然就是如果再跟阿美来一发罗!

馨美喝完那杯高梁之後,酒意也渐渐上来了,林阿伯正想对阿美下手,但为了卸下阿美的心防,就开了间房间给阿美,叫她去泡个澡,阿美想“泡个澡应该不会出什麽事,待会出来的时候林阿伯再拿任何东西或饮料就绝对不喝,免得又被下药”

馨美一进房间之後,先把门上锁,因为从中午就在恳丁街上闲逛,正全身汗,洗个澡也好,然後在浴室泡澡,阿美泡完澡後就光着身子在房间?休息一下,打开冰箱?放着两瓶矿泉水,心想“房间?的水应该不可能会有问题吧”,所以开了一瓶一口畅饮,但万万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原来林阿伯早料到阿美会有防备,所以刚刚利用阿美在浴室冲、泡澡时,拿备用钥匙进房间,在冰箱?的两瓶矿泉水?都用针筒注入了春药,想的当然是待会的好戏罗!

阿美喝完矿泉水之後,本想穿上衣服准备去隔壁房间叫美惠起床回饭店,才刚穿上内裤而已,下腹部就传来一阵暖意,水鸡开始有了感觉,很想现在找个男人插进去爽快一翻,这时候林阿伯跟小林早就在房间门口等着,民宿大门也已经关门今晚不做生意了,林阿伯敲了敲门叫道「阿美啊,出来吃香蕉喔!」(妈的,还真会想咧!)阿美因为药效开始发作,心理也知道又着了林阿伯的道了,还好她也不是什麽贞节女子,只是答应她老公生过小孩之後就尽量不要再到外面搞一夜情这类的事,所以刚刚才会一直回避,现在药效一直发作,所有的矜持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才正打算去开门,林阿伯父子就光着身体用备用钥匙自己开门走进来了!

「阿美,你要不要紧啊」林阿伯正贼笑问着

「喔~~阿美啊,你的水鸡淹大水啊喔」小林挠到阿水後面,不客气的就直接把手伸进阿美的内裤?去摸。

阿美魅着眼神看了小林一眼,带着色意笑了笑。

林阿伯直接把鸡巴拿到阿美面前晃了晃说「有怀念呒?这支」,阿美毫无迟疑的就将林阿伯的鸡巴含进嘴?吞吐了起来「喔~~技术噜来噜贺喔」

小林正准备脱去馨美的内裤时,馨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时间三个人都吓了一跳,原来是公司这次旅游的总务,因为整晚没看到馨美跟美惠,就打电话来找,馨美慌慌张张的拿起手机,跪坐在床上接听电话,这支手机是我跟阿美结婚周年特别买来送给馨美七寸大萤幕智慧型手机。

「喂,小如哦,什麽事?…」

小林见机不可失,便一把将馨美推倒在床上,接着将馨美的内裤脱掉,馨美一开始还用单手抓着内裤不放,林阿伯也就跟着把馨美抓着内裤的手拿开,本来馨美全身就只剩下内裤而已,现在真的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等着被林阿伯跟小林再次淫荡又荒唐的一晚「大美,你在那?」

「小如喔,我…我跟美惠到她伯父家作客啦…」

「齁~~原来小美跟你在一起喔,难怪怎麽也没看到她人,对了,有几个同事想去脚底按摩,你要不要去?」「嗯~~不去了,你们去就好…」

「对了,你有没有老板的电话,我想先打给电话给他,省得他到时候找不到人在那罗嗦」「好,你等一下,我待会传给你」馨美把手机萤幕保护解码,然後找出老板的电话号码之後,用LINE将电话号码传给了小如,小林不耐烦的说「啊贺啊啦,共架固」,就把馨美的手机抢了过去馨美心想反正也讲完电话了,而且水鸡正发痒,林阿伯的大屌就在面前,也不管手机在小林手上,一把又把林阿伯的鸡巴给含住,本来林阿伯被突然的来电声给吓了一跳,鸡巴已经微硬了下去,这一含马上又重震雄风,一柱擎天。

,因为小美是用跪姿帮林阿伯口交,所以圆润的屁股正对着小林,在药效发挥的情况之下,馨美的水鸡正不断流出来来,小林毫不客气的就把又粗又大的鸡巴插进馨美的水鸡?,馨美嗯~~的闷响一声,小林刚抢过馨美的手机之後还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哦~~这手机不错喔~~盖大台喔」小林下半身抽插着馨美的水鸡,随手还拨弄着馨美的手机,拨着拨着,发现有录影的功能,正准备按下录影的同时,手一滑整支手机掉在床上,林阿伯还笑骂他是“亏手喔”,难怪为什麽会有一段拍天花板的影片。

小林发现可以录影,就起了作弄馨美的念头,马上把馨美的手机重新拿起来,镜头对着馨美,因为馨美的嘴巴正忙着含住林阿伯的屌,小林趁机在馨美的背後录下抽插馨美的过程同时也录到了林阿伯的表情,林阿伯本来正打算干谯小林不要一直玩手机,突然看到小林用唇语告诉林阿伯「在录影」,林阿伯马上意会过来,并比了个“嘘”的手势。

「厚~~~~阿美啊,你厉害喔,生过孩子了,水鸡还是这麽紧~~~~」小林边抽插边说道只见馨美口中因为含着林阿伯的鸡巴不断的嗯嗯呻吟着,小林越干越大力,馨美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镜头仍然没有离开过馨美的身影。

这时候馨美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次就是我打过来的电话,手机显示“老公”,小林故意问「喂,恁ㄤ啦,要接呒?」馨美为了不让我起疑,马上接起了手机,林阿伯正爽到一半,看又被电话打断,心?正不太高兴「…喂,老婆,在干嘛?好玩吗?」

小林的鸡巴虽然又粗又大,可是并不持久,本来快射了,因为电话一来,趁机抽出鸡巴休息一下,林阿伯看机会来了,直接把馨美推倒在床上,准备把爽到一半的长屌插进馨美的水鸡?。

只听到馨美声音断断续续的回答:「喂…老公…你回家罗~~~嗯~~~等一下啦~~~」「老婆,你在干嘛?」我觉得有点奇怪的问馨美

「没有啊,啊就…在做脚底按摩啦~~~」,好嘛,直接把刚刚小如她们的邀约套用进来,只能说馨美的聪明真的是用错地方了。

「齁~~~这麽好,怎嘛,逛街玩的很累,还脚底按摩,这麽好」「对啊,对啊~~~~喔~~~~老公,我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再聊吧」「嗯,好吧,拜~~~」

小林本来想再拿馨美的手机继续录,但馨美下意识的就把手机给关机了,小林想了一下“没关系,我也有手机,我去拿”,於是转身到楼下去林阿伯的长屌不断的插进馨美的水鸡?,馨美的水鸡也因为药效拨作再加上本身对性慾就比较高的情况之下,不断的流出水来,而馨美因为嘴巴已较空出来了,也就不断的发出爽快的呻吟声来。

过了大约五分钟,小林手上拿着国产智慧型手机进房间,开口就问「美惠什麽时候来的?」馨美正爽到没力说话,林阿伯回答「就跟新娘子一起过来的啊,她们两个是同事啦,安怎,你耐栽?」原来刚刚小林到楼下拿手机时,美惠因为有休息过了一会,酒意退了些,再加上口渴,所以下楼去找水喝,同时看看馨美人在那,结果遇到了小林,小林还骗她说馨美因为喝醉了,所以另外开了一间房间给她休息,明天一早再开车载她们回饭店,叫她再回去睡,美惠还问是不是有一间房间出租出去了?因为有听到有女生的呻吟,小林骗她说「对啦、对啦,刚刚临时租出去的,快回去睡」,美惠不知道,原来她听到的呻吟声就是馨美被林阿伯跟小林同时肏水鸡的声音。

小林回到房间後,看到林阿伯正抱着馨美坐在床上,林阿伯的鸡巴上下肏着馨美的水鸡,小林跟林阿伯比了个手势,叫林阿伯将馨美正面转过来,林阿伯意会後便将馨美转向面对着小林,馨美因为林阿伯下的春药药效发作越来越强,且正准备高潮,也就没注意到小林手上正拿着手机对着她拍摄,就在此时,馨美高潮了,而林阿伯也“啊~~~”的一声,接着毫不保留的注入一肚子的精液在馨美的水鸡?,完全没有顾忌到馨美有没有避孕。

小林看到林阿伯射精之後才停止摄影把手机放到一旁,马上接手挠到馨美後面,不过这次小林不是插馨美的水鸡,而是对准了馨美的屁眼,小林沾了沾馨美水鸡流出来的淫水之後,冷不防的就往馨美的屁眼插了进去,虽然馨美不是第一次被开後庭花,但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肏屁眼,刚开始也是一直疼痛,直骂「变态~~」,只不过没多久,馨美也陷入另一种舒爽畅快当中。

林阿伯射精後并没有太久的休息,又把稍软的鸡巴凑到馨美的面前,要馨美用嘴巴清理一下,馨美当然也就没有任何犹豫的又把林阿伯的鸡巴给含在嘴?,一上一下的两个洞同时抽插着一个男人的鸡巴。

经过了前前後後快二个小时的做爱,林阿伯总共射出去三次,而小林的能耐不如林阿伯,从馨美的屁眼?射出去之後,就缴械投降了,林阿伯在馨美的嘴巴射了一次後,以再水鸡?肏了快半个小时,直到第三次射精後,还直呼「喔~~爽!喔~~你那卡呷唉,我早晚会爽死」隔天早上九点多,馨美的手机再次响起,馨美在迷迷糊糊中接起电话「喂~~」「美姐,你在那?快九点了,我们得快回饭店啦!」美惠打电话来问馨美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将近三十秒才想到人是在林阿伯家的民宿,虽然林阿伯父子不在身边,但自己也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床单上留着一摊一摊昨晚的“战绩”

「喔!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馨美用最快的速度稍作梳洗之後,便下楼跟美惠会合,到楼下之後林阿伯笑笑的跟馨美说「有空常来“玩”内」,美惠还以为林阿伯只是好客,不知道原来林阿伯跟馨美间的“玩”是玩那麽大。

小林骑着摩托车分两次将馨美跟美惠送到饭店,临走前还掐了一下馨美的屁股,馨美捶了一下小林的胸,骂了一声「找死喔!被别人看到就完蛋了。」十点半公司员工全体上了游览车清点人数无误後,就往回程开车「美姐,昨晚你有没有听到,不知道是那一间房间新住进来的房客,叫床叫的好大声喔!」美惠不知情的问馨美「对啊,对啊!不知道是谁」馨美心虚的回应着…

小林跟林阿伯在民宿?谈论着馨美淫荡的样子,林阿伯还说「真可惜,下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咧」「要见面还不简单」小林把手机拿出来,?面竟然有馨美的手机号码,原来小林昨晚先用馨美的手机拨了通电话给自己,再把电话号码记录起来「下次有机会去台北的时候,再打个电话找她出来打个炮」「她不知道会不会出来咧」林阿伯说着

「会啦,她这麽淫荡,再说…有这个,她再怎样也会出来~~~~」原来是小林昨晚拍摄的影片。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