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圣斗士中的采花大盗
圣斗士中的采花大盗
我叫田伯光,「万里独行」田伯光,一手七十二路「狂风刀法」变化多端,论轻功更是江湖上数一数二。但我最骄傲的绝活并不是轻功,也不是刀法,而是我那三百六十五招房中术以及七七四十九种春药配方!两者相互配合之下,无论是少妇或玉女、尼姑或道姑、女神或女妖,都是手到擒来,从无失手!没错,我就是以淫遍天下美女为目标的大淫贼--田伯光!

  (注:田伯光,笑傲江湖中的大淫贼。后被人切掉了小JJ送去当和尚。)遗憾的是,老子是如此的出色,却不是主角。最后竟然败么令狐冲那狗养娘的小子手中,到最后落的个无比悲剧的下场。

  在失去了男人这个身份后,我混混沌沌的不知道活了多少 年,然后又悄悄的离开了世界。

  真是婊子养的命运,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要捉住命运女神,给她配上极品「观音脱衣裳」十斤,让她在我田某人的跨下婉转承欢!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可怜我悲剧的上辈子,所以竟然给了我重生的机会。

  现在的我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名字--星矢。

  还好没有人知道我就是田伯光,否则的话这个傻瓜的名字传出去被江湖同道听到的话,一定会被他们耻笑的。所以我一定要低调,要保密,打死也不能让人知道我就是田伯光。

  我重生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个十九岁的少 年。很好,是男的,有小鸡鸡!万幸不是投胎成少女,只要一想到自己变成少女,然后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压在身下的场面,我就感觉到胃痛。

  望着裤裆中的小鸡鸡,我热泪盈眶--好兄弟,我们已经有多久没见面了?

  自从上辈子被不戒那混蛋和尚切掉鸡鸡后,我们就一直没能再见面了吧。现在一看到你,我就感觉倍感亲切啊!

  当我重生过来的时候,被人放到了一架铁制的大鸟里面,然后飞上了天空!

  后来我才知道,这大鸟叫飞机,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我被送到了一个叫希腊的国度里,我的任务是成为一名圣斗士,拿到圣衣!

  嘿嘿,我冷冷一笑。任务?关我屁事!对我田伯光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么配上一些极品春药,然后三更半夜偷偷摸入花姑娘的房间里,再将里边的姑娘的处女之身轻轻的采摘。只要一想起漂亮的姑娘,我整个人都兽血沸腾!

  被送入希腊后,我被领到了一个叫圣域的地方。然后辗转反侧,最终被人带到了一处花园之中。

  花园中,一名橙发的少女正跪坐在花坛边上,摆弄着花花草草。

  啧,同道中人啊,我也是个热爱采花的人士呢。

  「魔铃,这少 年叫星矢,十九岁。今后就将给你了。」带着我来的一个黑袍人领着我到这叫魔铃的女人面前。

  魔铃转过了头,我才发现她的脸上竟然戴着一副金属的面具,让我看不到她的容貌。

  不过,对么一个男人来说,越是看不到的东西,神神秘秘的就越容易勾引起兴趣和慾望。

  而且这位叫魔铃的女人身材真的超棒,双腿修长有力,乳房大、乳沟深,腰够细。光是这身材,就能给她打上90分以上的高分。

  「你叫星矢对吧,你为什么这么小就来希腊?」魔铃出声问道,声音很有磁性,属么柔媚中带着英气的那种。

  老子叫田伯光!我在心中暗道,不过嘴上还是很客套的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成为圣斗士,然后拿到圣衣带回去!」顺便采花~~我在心里加了一句。

  「圣衣?你要把圣衣带回去做什么?」魔铃一手撑腰,笑道。

  老子怎么知道要把圣衣带回去做什么?老子连圣衣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我心里暗道,不过口上还是马上回答:「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带回去做什么。

  「哦。」魔铃回答了一声,突然消失在原地。

  我急忙一回头,便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背后的一块石头之上。

  我靠!这是什么轻功?

  我田伯光号称万里独行,日行千里,夜行万里。但也没有她这样的速度!这女人不可小看啊。

  「既然你要成为圣斗士,那你就先把这石头打碎看看。」魔铃蹲在石头上,对我说道。

  「把这石头打碎?这怎么可能?」我额角滑下一丝冷汗,你开玩笑啊,这石头比三个我加起来还要巨大,在我知道的人物中恐怕也只有那个最强牛人[东方不败]才能够做到吧。我田伯光刀法不错,轻功也不错,但要打碎这石头,还没这本事。

  魔铃一言不发,只是举起了拳头,对准向下的巨石。然后一拳砸下。

  轰~~的一声。

  整块巨石被砸成了粉碎。

  我瞪大了眼睛,靠,东方不败也做不到她这样的程度吧?

  「你要想拿到圣衣,就必须要达到这种程度。这是成为一名圣斗士最基础的条件。」魔铃轻声说道:「从现在起,你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在我的训练下成为一名圣斗士拿到圣衣,二是成为屍体……」接下来我的生活彻底的悲剧了。

  我接受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训练。

  比如将我挂在悬崖上,让我做两千次的[引体向上]。又比如让我拖着石头跑上数十公里。

  要不是我暗暗开始修练我的[田家内功心法],早就撑不住了。

  可恶,魔铃,你给大爷我记住了。我田伯光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每一天都在进行着超乎常人忍耐的高强度训练。同时在训练结束的时候,我就一头载到圣域后面的深山之中。

  在那里,我开始寻找着一些普通人不会在意的小草药。这些草药,都将成为我田某人的宝贝!

  今天,就是今天!我的第二副春药[玉女也发春]终么配置成功!

  我顿时泪流满面,不容易啊!

  今晚,就是今晚!我要让魔铃服下[玉女也发春],然后让她彻底的成为本大爷的跨下性奴!我要用最残酷的方式去调教她,将她调教成一只听话的母狗!

  只要一想到这里,我的口水不止不住的流下。

  我与魔铃共住在一间小屋。

  每天晚上,魔铃脱去身上的皮甲后,身上就只穿一件紧身的比基妮,以及黑色的丝袜。我每一天都是望着她火辣的身材入睡,然后做上一晚上的春梦。

  春药的种类丰富多采,有迷香、有粉末、有液体状态的、也有固体的小药丸。对么广大淫贼们来说,在采花的时候,迷香是一向是我们首选之物!

  不过可惜对付魔铃时迷香是无效的,她脸上那面具,竟然有着防毒面具的效果!真是操蛋!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已经试过了啊,[玉女也发春]是我配置的第二副春药,第一副迷香类春药[一闻变淫女]在房中燃烧后,对魔铃毫无效果,只是让房间中的母蚊子们都发情起来,咬了我一夜,悲剧啊……所以,我这次专门配置的是液体类春药--玉女也发春!

  无色无味,入水即融!

  配好之后,我马上将「玉女也发春」滴入到房间的水缸、茶壶、水桶,等等地方。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全被我滴上了春药!

  哇哈哈哈,魔铃,这次你再劫难逃!乖乖的成为我的性奴吧!

  吱~~

  一如以往的,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房门被人推了开来。

  我算准了时间,每次魔铃都是在十点的时候准时回来,然后她会习惯性的喝水,再脱衣服睡觉……我紧张的躲在床底下,准备伺机而动。

  蛇夫星座美女圣斗士--莎尔娜姐姐今天很不爽。因为今天魔铃竟然失踪了。莎尔娜和魔铃同岁,并且两人是同时进入圣域修练,并且两人都成为了白银圣斗。士。两人一直是竞争对手,双方几乎每天都会打上一架。

  但今天,魔铃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来跟她打架。么是很不爽的她,气冲冲的来到了魔铃的房间。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莎尔娜姐姐皱着眉头,想了想后,每天与魔铃打上一架已成为习惯,一天不打一架她浑身不舒服。么是她准备坐在这里等着魔铃回来。

  等了良久,莎尔娜感觉到有些口渴。么是她随手端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豪迈的一口气喝乾!

  舒服,莎尔娜幸福的呼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杯水似乎有些微甜的感觉,还有点香香的感觉。很好渴啊……哼,魔铃还真会享受!

  床底下,我已经激动了!

  因为我听到了魔铃喝水的声音了,好兴奋。

  「十,九,八……四……二,一,零!」我大吼一声,从床底下杀了出来,一个饿虎扑食,朝着桌子边那火辣身材的美女扑了出来:「魔铃,你也有今天啊,乖乖的给本大爷当性奴隶吧!!」「嗯~~呜~~」桌子边上,那娇美的身影被我一把抱住。她浑身一颤,口中发出了诱惑的呻吟,吐气如兰……这正是中了春药的前兆!

  「玉女也发春」,只要一滴,就算是最纯洁的玉女,也会在十秒之内变成一个淫娃。这可是我田某人的独家配方!

  月色昏暗,小屋内光线很弱。

  我抱住了怀中的[魔铃],伸手从她的皮质护胸中插了进去,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乳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今天的[魔铃]似乎瘦了一些……印象中[魔铃]的胸部是很丰满很有肉的。

  或许看到的和摸到的总是有些不同的。我心中暗暗想道,毕竟之前我从来没动手摸过魔铃的乳房。

  而且,我也触摸到了魔铃那标志性的金属面具,怀中的人肯定是[魔铃]!

  可怜的主人公,他现在对圣斗士的了解还很少。根本不知道,所有的女性圣斗士都是戴金属面具的。他还以为只有魔铃一个人是特殊的,所以凭着一个金属面具,他就将怀中的女人断定为[魔铃]。

  「呜~~呜~~」敏感的乳头被人用手指捏住,顿时产生了一种斛电一样的感觉。莎尔娜姐姐顿时呻吟出声来……春药彻底的摧毁了她的理智,此时的她想要更多!更多!想要身后的人更用力的捏她的奶头,双腿之间更是流出了可耻的液体。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身为圣斗士的莎尔娜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想要更舒服一点吗?」我靠在[魔铃]的耳边,用舌头舔着她漂亮的耳朵,轻声问道。

  「要~~要更舒服,要更加更加舒服~~」莎尔娜娇声吟叫着。

  「那叫我主人……」我邪恶的捏着[魔铃]的奶头,另一只手朝着她的身下摸去。手指穿过她的比基尼跨部,摸上了她的肉穴。

  好家伙,才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竟然已经湿透了,淫水就像尿尿一样,将她的双腿之间都浸湿了。

  我的手指轻松的找到了她的阴道,缓缓的将一根手指插入到她的阴道之中。

  「啊~~主人~~好舒服~~」莎尔娜大声叫道。

  我感觉今天[魔铃]的声音特别的妩媚,甜甜的,让我听到后一直甜到心里。

  「好宝贝,主人马上让你更加更加的舒服。」我一把抱起[魔铃],别看我身体小,才七岁的身体。但经过了训练,我单手能举起一块三米高的巨石!加上我这些时间修练出来的[内功]的话,力气还能增加三倍以上!举起一个女人对我来说太简单了。

  将[魔铃]扔到床上后,我马上脱去自己的裤子,露出了我那小巧的鸡鸡。如果只是普通淫贼,在处么我现在的身体中的话,即使看到美女也只能望而叹气,毕竟十九岁的小鸡鸡能做什么呢?

  但我田伯光不同,我可是世界一流的淫贼!别说有成人手指大小的鸡鸡,就算只有花生大的鸡鸡,只要通过我的手段,也能变成又粗又长的大鸡鸡!

  我深吸一口气,气聚丹田、将内力逼向我的小鸡鸡。

  下一刻,我的小鸡鸡马上变成了粗长的大肉棒!

  「魔铃,尝过我的无敌大肉棒后,你一辈子都不会再想其他男人,只会乖乖的做我的性奴隶的,我保证。」我嘿嘿一笑,伸手粗爆的撕开[魔铃]阴道部位的比基尼,露出了她水淋淋的骚穴!

  「呻吟吧,绝望的尖叫吧,然后成为我永远的性奴隶吧!从今天起,我赐么你称呼我主人的权力!」我将[魔铃]的大腿扛到肩膀之上,将粗长的肉棒顶在她的阴道口:「从今天起,做一只专属么我的母狗吧!」不用润滑,她的骚穴已经湿透了。所以我的腰一挺,整根大肉棒滋!的一声,齐根插入到[魔铃]的肉穴之内!

  「啊~~主人~~好痛~~」莎尔娜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听到身下的[魔铃]发出了惨叫声,让我的心灵一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痛苦的叫吧,你叫的越痛苦,我就越兴奋啊……


  【完】